美妈基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易天下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昼夜之分
    “哆哆哆哆。”

    易恒双臂用力抱紧肩膀,牙关却止不住上下颤动。

    此时,他蹲缩在围墙角落,顾不得形象,也顾不得是否会引起围墙内石屋中修士的注意。

    寒冷,刺入心脏深入骨髓的寒冷,来得如此遽然。

    上一呼吸还像是火之精砂一般传来令他舒畅的火热,瞬息间,像是变换了整个天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寒冷,让他不得不蹲缩在墙角拥抱自己取暖。

    但这天地在神识里,与刚才的天地,却偏偏没有任何不同。

    “哆哆哆哆。”

    他低头打量四周,没有任何不同。

    没有风,没有雪,没有冰,只有冷。

    不仅身上的道服成了摆设,甚至连四层炼体决也成了摆设,毫无来由的寒冷如同活物一般钻进血肉,刺入骨髓。

    正如之前令他舒坦之极的火热一般,毫无来由。

    只是现在更加怀念那种火热。

    双臂再次紧了紧,肌肉将道服用力绷紧,虽然没用,但这是一种本能。

    他记忆深处的寒冷已经很远很远,远得要追溯到千多年前,远得还未踏上修仙道上的时候。

    “呼呼。”

    用力呼出热气,并无白雾。

    他有些明白那些修士为何要纷纷回到石屋。

    同时也在怀疑这寒冷是否是他自己的一种幻觉,这天地本身并不寒冷,其实是心里产生的寒冷。

    夜幕早就降临。

    不,这里其实没有夜幕。

    一直是各个围墙内,万千个石屋中散发出来的点点光芒。

    那点光芒,应该是一枚或数枚乾星石散发出来,穿过石屋的小窗,射入这片天地。

    虽然是微弱的光芒,但却给予他坚持下去的勇气。

    起码,他还知道,这天地间,还有人活着。

    “嘶啪。”

    角落里,紧靠围墙躬缩着的身躯猛地向前扑去,像是后背遭受什么可怖的攻击一般。

    遽然间,竟然来不及反应,整个人朝前扑倒,五体投地般狼狈地与坚硬的地面全面接触。

    但刚接触地面,如同碰到油锅一般,整个人瞬间飞弹起来。

    飞到三丈左右,他本来铁青的面色忽地变得狰狞,身体瞬间落在地面。

    双脚刚落地,一股阴森之极的寒意刺穿兽皮鞋,从脚心处传到心脏。

    他刚站稳的身体忽地摇晃起来,似乎难以抵挡这寒意的袭击。

    这寒意不是来自空中,而是来自地底。

    他抬起一只脚,心里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一只脚接触地面,刺骨的寒意似乎减少很多。

    刚才一股难以抵挡的寒意刺进接触围墙的背心,令他本能地朝前扑倒。

    当双手及胸腹接触地面之后,更多的寒意袭来,他再次本能地朝上方飞去。

    只不过身体才飞到空中三丈之处,便如同掉进冰窟窿一般,全身血液近乎凝固,法力一滞,如同凡人般掉落下来。

    “举头三丈有寒冰。”他抬头朝空中看去,喃喃自语,已证明自己还活着。

    “脚下大地多冰寒。”低下头来,无需在多想,他也知道,今夜,有可能要遭受修仙以来最大的考验。

    “啪踏!”

    将立

    在地面的左脚换成右脚,感觉再不换,恐怕左脚血液就会被冻僵。

    上天,三丈之寒冷已不能承受,若是三丈之上更加寒冷,瞬间将血液冻得凝固,摔下来,恐怕就如冰块一般四分五裂。

    下地,这地表的寒冷已是如此,更何况,根本无法挖开地面。

    他对四层炼体决开始失望起来。

    上天不能,下地不能,莫非要去抢一间石屋?

    这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逝。

    围墙内都是一个家族之人,想要去抢,恐怕死得更快。

    能在这里立足的家族中,又岂会没有随手将他杀死的修士?

    “哆哆哆哆。”

    刚才几经变故,本来咬紧的牙关又开始上下打颤。

    “跑!”他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接着就毫不犹豫迈开大步顺着街道朝前飞速奔跑而去。

    一炷香,两炷香。

    他凭借肉身的力量奋力奔跑在无人的街道上。

    “啪啪啪。”

    连串的脚步声引来无数石屋中神识的窥探,但他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速地奔跑起来。

    天地之间,像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似的。

    远处的霞光不增不减,四周围墙内的石屋里,射出来的微弱光芒,也是不增不减。

    他沿着围墙之间十丈宽大的道路,绕着一个个围墙围住的家族,无休无止地毫无目的地奔跑着。

    似乎唯有这样不断的奔跑,才能驱除骨髓里的寒意,才能驱除心里的寒意。

    “嚯嚯嚯嚯。”

    一个时辰后,他开始张嘴呼吸着寒意。

    修仙多年,又何曾有过仅凭肉身奔跑的体验?

    双眉皱成一团,眼神透着绝望。

    不断打量着左右围墙内的石屋,也许,撑不下的时候,终究还是要去闯一闯。

    他能够感觉到,头上的寒意不断下降,地面的却没有减弱。

    本来头上三丈左右如同冰窟的空气,如今已经下降到两丈左右。

    他忽地明悟。

    也许当上空的寒意与地面彻底融合之时,就是天明之时,也是他解脱之时。

    虽然这里并没有黑夜,也没有白天。

    但他已经确定,这里黑夜与白天的区别就是如此。

    只是这其中,必然会经历寒意从上空盖下来,如同这片大地盖上一床厚厚的棉被一般。

    他身处这天地间,又岂能逃得出这种毫无差别的覆盖?

    一个时辰后,上空的寒意会降到一丈左右。

    再一个时辰后,便会将他全身覆盖。

    黑夜与白天的交替,便是生与死的交替。

    他伸出右手,用手掌狠狠抹了一下脸。

    像是要抹去脸上的汗水一般。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流出一滴汗水,只是感觉应该流出汗水而已。

    “活过今夜,一定要找一座可以容身的石屋。”他心里暗暗叮嘱。

    快速奔跑中,艰难地抬头看着毫无变化的空中。

    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从天灵盖传来的阵阵发麻的寒意,让他知道,那厚厚的棉被正缓缓地覆盖下来。

    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将被全部覆盖。

    猛地低头,已经冰冷得到额头的血液才又流动起来。

    他

    此时,真正感受到死亡的来临。

    “啪啪啪啪。”

    兽皮鞋底似乎被冻成冰块一般,与愈加寒冷坚硬的地面碰触,发出刺耳的“啪啪”声。

    他只顾低着头,奋力向前奔跑。

    下颚用力抵住胸口,脖颈处传来的寒意愈发明显。

    上方的寒意仍是渐渐压下。

    他不得不弯折腰身,佝偻着身形,如同做贼一般飞奔着。

    两侧永远是一模一样的围墙。

    四周永远是散发点点光芒的石屋。

    远处不变的霞光,将此处天地牢牢封锁。

    一道人影猛地朝围墙内激射而去。

    “咔嚓”一声爆响,人影刚飞进围墙,还未落地,便像是碰触到电网一般以更快的速度倒射回来。

    “哇”一口鲜血喷射而出,但刚洒向空中,瞬间便化为冰块,跌落在地。

    “哼!不自量力!”

    围墙内某个石屋中传来一声冷哼。

    “哇!”冷哼之声传进耳里,人影如受重击,再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同石头一般,“嘭”的一声砸在地面,朝后倒滑四五丈,直到被身后的围墙挡住。

    易恒顾不得胸腹间传来翻滚的热流,手脚并用,艰难地爬起来,用力抬头。

    头部传来的寒意容不得他抬头,唯有眼珠用力朝上斜着看去。

    围墙仍是围墙,围墙内石屋中散射出来的光芒未曾受到任何影响。

    但刚才那声冷哼就是从那座石屋传来,对准他的心脏,狠狠一击。

    那座石屋,就是他实在承受不住天上地下的寒意,准备进去躲避的石屋。

    只不过,无须石屋中的修士出手,他也绝对进不去围墙之内。

    整个围墙之上,竟然布满阵法。

    方圆十万里,万千个家族,万千围墙,竟然全部布满阵法。

    整个天地间,竟然无处可去。

    他内心的绝望和心脏传来的阵痛,手心脚心从地面传来的冰冷,脖颈背心刺进的寒意,瞬间在体内相撞。

    这种碰撞,本来无迹可寻。

    但此刻,他竟然能够感受得到。

    就在丹田之间,就在血液法力凝固之时,绝望和痛楚的感觉,实质的冰冷和刺进的寒意,瞬间撞在一起。

    他只觉眼前一黑,翻身倒地。

    “东方霞光有异常,颜色隐晦不清,似金非金,似火非火,莫非有极品乾星石出现?”

    “嗖,嗖,嗖。”

    围墙内石屋里,无数道身影激射而出,说话的修士话音未落,十多道身影便已冲向高空,朝东方疾驰而去。

    “哼!极品乾星石?万中无一,岂会如此轻易生出?还是西方霞光中透着暗金之色,强体属性的乾星石也是不错。”

    并非所有激射而出的修士都朝东方扑去,数十道身影朝远方左顾右看,斟酌瞬息,便冲向西方。

    天地间忽地变得热闹起来,一道道人影激射而出,瞬息间选定方向腾空疾驰而去,生怕晚了分毫似的。

    围墙角落,一具佝偻而僵硬的尸体,如同一块被遗弃的石头,在连成一体完整的街道上,显得很是突兀。

    但此时,整个大地上,数以亿计的修士纷纷离开石屋奔向四方,再是突兀的尸体,也无人回头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