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世子你又傲娇了 > 第126章 上门(一更)
    凌白从凌府回来的第三日,凌青宏带着凌家姐妹递了帖子,说是要拜访慕老王爷。

    彼时,慕老王爷正在后院的湖边钓鱼,慕小呆下了学之后,手里拿着小一号的鱼竿坐在他的旁边,学着太爷爷的样子,小大人般坐着不动,一瞬不瞬的盯着水面。

    一老一小,在小湖边排排坐,神色颇为严肃。

    “太爷爷,这样真的能钓到鱼吗?”慕下呆的声音尽量压低,生怕吓跑了湖里的鱼。

    “嘘———你不说话,它很快就上钩了,做事怎么能没有一点耐性呢?”

    “哦———”

    好吧,他不说话就是。

    “王爷,凌家递上了帖子,说是好多年不见,想来拜访您。”

    当老管家递过帖子时,慕老王爷看也没看,视线仍然盯着水里的鱼钩,空出一只手挥了挥。

    “放在那里吧,来了招待就行,没什么好看的。”

    “是。”

    “凌家都是谁进京了?”

    “是凌夫人,带着三个儿女进京了,镇国侯因事务繁忙,押后了几天,不过在世子成亲之前,会到的。”

    唯一的外甥慕渊即将大婚,作为外家,怎可不来恭贺一声呢?

    原本对凌家感觉还算行的慕老王爷,在得知他们在本次科考中插了一脚,再加上女儿纵马行凶的事情之后,慕老王爷对他们便再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来了。

    凌家的其他人,跟他那儿媳妇,简直是两个极端,还是他儿子好,一眼就看上了凌家众多人中最优秀的那一个。

    “本王年迈,喜静,等他们进来时,请他们过来坐坐就行了,旁的让阿渊去接待。”

    慕老王爷坐在小马扎上,老神在在的继续盯着湖面,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慕小呆在一旁附和,“嗯嗯,喜静,不然鱼都给跑了,咱们中午吃什么?”

    老管家无奈,望着一老一少恭敬的行了个礼,转身去了。

    “哎,有鱼!有鱼上钩了!”

    随着那小鱼钩的轻轻颤动,慕小呆激动的蹦了起来,赶紧将鱼竿往上拉了拉,一条不大不小的红色鲤鱼跃出水面。

    “太爷爷您看,我钓到鱼啦!”

    慕老王爷望着他那小小鱼钩上的鲤鱼,惊异异常。

    不应该啊,想他钓鱼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输给了一个新手?这鱼一定是眼瞎了。

    “你这小子,行啊,第一次钓鱼就有收获,有本王当年的风范。”

    “嘿嘿,太爷爷,阿辰是不是很厉害?”

    “嗯,是很厉害,要不,太爷爷以后的糖醋鱼,都交给你来钓?”慕老王爷眼中精光闪烁,看向慕小呆的目光中不怀好意。

    慕小呆顿时惊愕,“啊啊?”

    慕管家独自一人去了门口,将凌家三人带到了前院的客厅。

    “凌公子,凌小姐,老奴这就带你们去前厅,世子在等着呢。”

    凌青宏带着两人走在老管家的身后,迟疑片刻,这才开口。

    “慕管家,老王爷今日不在府中?”

    他们今日上门是打着拜访慕老王爷的旗号来的,难道不应该先见见正主?再者入了慕王府不见慕王爷,他们算是哪门子的客人?

    “呵呵,王爷喜静,近日有些疲累,在后院将养着呢,稍后老奴带您过去。”

    凌青宏脸上扯出一个笑,“原来如此,我们几人刚到京城,还不知老王爷生病,是我们无状了,既然老王爷生病了,我们也不好去打扰。”

    人家都病了,他们还去打扰别人,那就是不懂事了。

    不过,老王爷喜静?这话听着有点敷衍。整个汴京城里,恐怕只有这位老王爷没理由说这话了。

    一路上,凌青宏满脑子想的都是慕王府的态度问题,而身后的两人,则是体会不到他的辛苦了,一个眼不斜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前方,另一个看看这里,观察那里,自己一个人也没闲着。

    “姐姐,你有没有感觉这慕王府变了许多?”

    凌青玉笑了笑,“你五岁的时候才来过这,如今都十年过去了,还记得这么清楚?”

    “不太清楚了,不过感觉不像是小时候那样子了,也不知表哥变了没有。”

    “待会儿见了不就知道了?自从姑母过世,咱们便跟着父亲去了云省,自然跟表哥生分了许多,你待会要守礼一些。”

    “知道了。”

    凌青柠对于姐姐的话,多少还是听一点的,闻言撅了撅嘴,心里则是不以为意。

    她对慕渊还有些印象,记忆力表哥虽然身体不好,但为人谦逊,很是温润,如何就能跟他们生分了?

    抱着如此心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凌青柠心里也随即期待起来,当三人到达客厅,见到了十年不见的慕渊时,三人几乎是全部愣在了原地。

    客厅的上首处,慕渊随意的坐在首位,身穿月牙白锦服,三千发丝用一只白玉簪子固定住,俊美的容颜噙着淡淡的笑意,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整个人散发着虚幻的仙意。

    凌青宏望着眼前毫无病气的慕渊,这才意识到,对方是慕王府的世子,是当朝的新科状元,而不是一个病弱的,无权无势的挂名世子。

    这一身的气度,能够让他自己望尘莫及,如此人物,假以时日必定在东慕国掀起一股风浪。而凌家,这些年对他的病情没有只言片语的关怀,就连问候的一封信都没有,怕是棋差一招了。

    凌青宏被对方的气势所摄,更别说身后的两个小女孩了,凌青玉望着慕渊的神色怔怔出神,手指无意识的抓住了手里的东西,脑海中怎么也无法将如今的慕渊,跟十年前那个13岁病弱的慕渊划上等号。

    “嘶!姐,你抓疼我了!”

    同样目瞪口呆的凌青柠,被手上传来的痛感拉回现实。

    这一声呼喊不大不小,在寂静的客厅中回荡,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站在慕渊身旁的凌白,闻言抽了抽嘴角,瞬间想起了前日他去凌府送药时,那句直白的“表哥为什么没来”,感情这是看上他家世子了?

    唉,奈何他家世子即将大婚,娶得还是太师府的孙小姐呢,比起眼前这两位小姐,简直好的不要太多。

    凌青玉那温婉的脸上,尴尬的一红,顿时有些无措。

    “不好意思啊妹妹,十年了,再次见到表哥有些激动,看来表哥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

    凌青玉的目光落到了慕渊的身上,眼中光芒闪烁。

    因顾及到场合,凌青柠压下心中的不悦,前头向前看去,脸上满是期待。

    “渊表哥,还记得我吗?”

    旁边的凌青宏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站在原地,“表弟,你的身体可是大好了?”

    慕渊抬了抬头,笑容依旧,适时地带着点疑惑。

    “青宏表哥是有印象的,不过这两位抱歉,你们是?”

    三人面色各异,脸上均呆着尴尬之色。

    凌青宏轻咳一声,向前一步介绍起来。

    “这位是我的大妹青玉,二妹青柠,时隔十年,渊表弟不记得了也是常理。”

    慕渊点点头,神色淡淡,并没有见到亲人的那种欣喜,目光看向一旁的凌白。

    “凌白,赐座。”

    三人落座之后,凌青宏为了避免刚才的那种尴尬,抢先开口寻找话题。

    “听闻老王爷身体不太好,可是生了病?”

    “无碍,祖父上了年纪,身体自然不如以前,劳烦挂念。”

    “那便好,自从来了京城,母亲的身体便一直不适,也未能来慕王府看望老王爷,等母亲身体好些了,再来叨扰。”

    凌青宏一边客套,一边观察着慕渊的反应,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慕渊全程毫无变化,一时之间,他也无法摸透对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