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世子你又傲娇了 > 第235章 案件(二更)
    慕子佩从太子的寝宫出来之后,便一脸复杂的再次回到了书房,叫来了管家。

    “父亲院子里的小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话音刚落,管家便一脸惊讶,搞不明白自家殿下为何如此问,这维持如今的局面,不是已经很久了吗?

    “回殿下,这些小厮都是聋哑人。”

    慕子佩心中一震,他以为,那是因为父亲病重,再加上他喜静的性子,母妃才会吩咐下人不发出声音的。

    而事实上,情况要比这件事情严重很多。

    “是母妃吩咐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回殿下,那些人是自己服下药物的,大约在五年前就这样了。”

    五年前,已经这么久了,原来有秘密的不止父亲一个,就连母妃也有秘密吗。

    慕子佩疲惫的闭上眼睛,朝着管家挥了挥手。

    “奴才告退。”

    待管家走后,书房里出现了一个黑衣暗卫。

    “主子。”

    “你去将太子的药渣偷来,找个郎中问一下,记住,要避开母亲的耳目和她身边宁家那几个暗卫。”

    暗卫目光惊讶的抬头看向他,继而恭敬行礼。

    “是,属下这就去。”

    ————————

    惠王府。

    惠王走进后院的客厅之时,便看到客厅里气氛不同寻常的一幕。他的几个侧妃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惠王妃坐在上首老神在在的喝茶。

    他皱了皱眉头,望向地上的几人。

    “怎么回事?”

    几位侧妃看到惠王就像看见了救世主,一个个委屈无比的看着他,脸上挂着几滴泪,给她们增添了一股无以言表的风情。

    “王爷息怒,都怪妾身毛手毛脚的,没有将王妃照顾周全,是妾身的错。”

    听到这里,惠王已经大致明白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妻子自己心中有数,仗着出身大家经常欺负妾室,估计今日又是在立劳什子规矩。

    不过,今日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时间管这些后院的事情,他皱了皱眉头,朝着地上的几人挥挥手。

    “没事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要到处乱跑,先下去吧。”

    “是!”

    几位侧妃从地上起来,纷纷退出客厅,一步三回头,望着惠王的身影颇有些不舍。

    惠王在此,惠王妃自然也收敛了不少,从原来的位置上下来,给他请安。

    “王爷今日怎么过来了,是要在这里用餐吗?”

    “本王有话要问你,让你和慕王府世子妃相处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惠王找了个位置坐下,眉头依然紧紧的皱着,看向对面的目光也没有多么友善,很显然是在对刚才的事情生气。

    惠王妃听到他再次提到俞琬琰,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一切都很顺利,不过王爷当真觉得那俞琬琰很重要吗?也不过是一个毛丫头而已,而且脑袋还不怎么灵光。”

    不灵光?

    惠王眉毛夹紧,抬头看向眼前不以为意的惠王妃,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要说俞琬琰的脑袋不灵光,他是不信的,再者俞太师那样的人物,也不会教导出脑袋不灵光的孙女。

    而至于自家王妃对俞琬琰有这样的看法惠王望向惠王妃的眼神带着一丝失望,多半是因为这个蠢货被对方给骗了。

    “行了,这件事情你别管了,好好管理后院后院交给管家就好了。”

    不再犹豫,丢下这句话,惠王便离开了客厅,看也不想看她。

    又走了?还是因为俞琬琰?

    那丫头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嫁的好吗,还不是因为她有个当太师的爷爷!

    惠王妃望着惠王离开的背影,想起刚刚他那失望的眼神,一时之间心中的愤懑无以复加。

    ————————

    关于铁矿场坍塌一案,大理寺的审理来的很快,这天一大早,沈大人便开堂审理了此案,而因为牵扯到皇长孙以及惠王,这场案件吸引了无数的百姓前来围观。

    皇长孙慕子佩作为本次案件的被告,自然也来到了现场,一时之间大堂外的百姓议论纷纷,场面很是热闹,原本以为会受到异样目光的慕子佩,却出奇的受到了皇室应有的待遇。

    沈大人坐在主审的位置,左右各坐着一位当朝王爷,成王以及名王,他们是奉命来旁听的。

    “来人,给皇长孙殿下赐座!”

    慕子佩的目光望向沈大人,发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并未有什么异样,心中顿时疑惑了些许。他朝着身后的管家比了个手势,先静观其变。

    “沈大人,两位皇叔,这就开始吗?”

    “不急,殿下还需要等一会儿,有一位与案件有关的人还未到。”

    还有人?慕子佩的视线落到跪在大堂之中瑟瑟发抖的几个证人身上,随即露出疑惑的表情。

    据他所知,这些已经是所有的证人了,怎么还会有,难道出现了变故不成?这个想法还未落地,大堂外面便走来了一个人影,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带刀捕快。

    不,不是跟着,那架势更像是押送着惠王来的。

    “沈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此时跟本王有什么关系?”

    一大早,两个大理寺的捕快拿着圣上的手谕,便登上了惠王府的大门,将等待好消息的惠王请到了大理寺,这让惠王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这半押送式的将他带到大理寺,让惠王气怒异常,此时质问的语气,委实谈不上什么好。

    成王来得早,早就听到了一些内部的信息,此时却是心情颇好,笑眯眯的望着惠王。

    “皇弟还是这般的急脾气,慌什么?既然沈大人将你请来,必定是有事情的,稍安勿躁,哈哈!”

    说着,成王还递给了一侧的慕子佩安心的眼神,示意他事情还有转机。

    惠王冷哼一声,别开了视线,心中却是在担心。

    待涉案的人员都到齐了,审案如期举行,但随着案件的审理,站在大堂外看戏的百姓一阵阵的惊呼声传来,也意味着这次案件的波澜起伏。

    茶楼。

    慕渊和俞琬琰坐在包间里,听着一楼的议论声,悠哉悠哉的喝着自己手里的茶。对面坐着慕子琪和凤寻两人。

    “这下惠王总算是自食恶果了,今日大理寺有成王在,必定会抓住所有机会将他往地下踩。”

    慕子琪一边喝着茶,一边感叹惠王即将遇到的待遇。

    成王是皇长孙那边的人,而名王嘛,两边都不沾,今日也就只是个凑热闹的旁听而已。

    “不然,顶多也就是关进大牢,在里面呆几天,倘若他够聪明拉个人出来顶罪的话,此事还有转机。”

    慕渊摇了摇头,对于他的乐观不报期待。

    “啊?还能这样?唉,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倘若真如慕渊所想的那样,到头来就是将慕子佩吓了一跳,让惠王死了一个忠心的下属而已,那些为了铁矿死去的百姓,白死了吗?

    这个结果,委实不让人喜欢,一时之间,包间内的气氛有些凝重,因为大家心里都知晓,这个结果多半是真的。

    “也不算是最坏的结果,至少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了他们敬爱的皇长孙,曾经暗中插手过铁矿的事情,而惠王在民间的名声也会是一落千丈,这两人算是两败俱伤。”

    俞琬琰笑了笑,打破了一时的沉默。

    “就算有人代罪又如何,有眼色的人都知道此事是惠王的手笔,至少惠王那一派的大臣们都得重新估算一下了,此事之后,朝堂也得热闹起来。”

    慕渊也笑了笑,给这件事情做了个总结。

    这边讨论的结果刚落,一楼就传来了消息,本次的案件,大理寺已经审理完了,结果不日就会呈给圣上。

    如几人预料的一样,惠王果然还是有人顶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