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负韶华不负己 > 第十七章 重逢
    “抱歉,女士,有烫着您吗?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听到动静,店长第一时间从里间赶了过来,一边道歉一边拿了毛巾帮忙擦拭,余光看向呆立在旁的周冉,怒火难耐,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还愣着干嘛?!”

    周冉这才回过神,连声道歉。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看路的吗?!”景璇上前质问。

    “璇姐,”杜诺忙拉了景璇的衣袖,“是我不小心撞到她的。”

    “要不要紧?”

    “一点污渍而已。”杜诺微笑摇头,目光转向店长,又看向周冉,“确实是我自己不小心,您千万不要责怪……她。”想对店长说不要责怪周冉时,想了想却也还是只用她字代替。

    “真是抱歉,作为补偿,您看今天给您二位免单可以吗?”

    “好在工作已经谈完了。”景璇无奈叹息,拿过椅凳上的外套为她披上,勉强能遮挡一些,牵着杜诺快速离开。

    送客人离开后,店长将周冉叫至一旁,阴沉着脸“这是第二次!上一次我念你是初犯,且态度诚恳,便给了你机会。你同一个错误上犯两次,你让我怎么跟老板交代?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你竟没在第一时间做出善后处理……”

    “我辞职!”

    店长被周冉简短坚硬的态度打断,错愕之下顿时语塞。

    “您要是为难的话,我辞职!”周冉冷冷重复。

    见店长张嘴难言的样子,周冉亦是无语,转身便向员工更衣室走去。

    辞退这种事一向是由店长做主导权的,何况就算真要辞退也是由她这个店长告知人事部,由人事部代为通知,像她这样说走就走,这下才是真的为难了!可面对任性的周冉,她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消失在拐角处。

    景璇对着停在路边的爱车按了开锁键,瞄了眼腕表“难得下个早班,我送你?”

    杜诺从咖啡厅出来的那刻就不停地回头,内心似乎期待着有人能叫住她的名字,可直到走至景璇车前也没能如愿,只得木讷的坐上副驾驶位置。

    “你住哪啊?”

    “啊?咱们不回公司了吗?”

    “外出办事呢,如果是临近下班时间点,没有其他事是可以不用再回公司打卡的。”景璇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耐心解释,“你现在升了美指,大家会给到你更多的时间让你去创作和指导,这个时间一般是由你自己把控,不用像以前一样浪费大把的时间死守在办公室量产设计稿。明白?”

    杜诺笑着点头,原来升职不只可以加薪,竟还有这么多好处。心中窃喜的同时景璇已启动车子驶离停车区,杜诺恍然回神,突然大叫“璇姐!”

    景璇被她突然拔高的分贝吓一大跳,急忙踩了刹车,两人一个趔趄,好在有安全带的牵引力将两人拉回。杜诺赶紧帮忙安抚其心口,笑呵呵道“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要办,这下班高峰期开车也挺堵的,难得下班这么早,璇姐你早点回家休息~”说话间已开门下车,对着车窗内的景璇挥手道别。

    景璇微笑着摇摇头,踩了油门离去。

    目送景璇离开后,杜诺转身,周冉正站在不远处。

    华灯初上,霓虹的灯光倒映在水面时隐时现。两人沿着河道一路往下走,各自沉默,时隔两年多,再次相逢,彼此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慰藉,内心有很多话想要同对方讲,却又都各自思忖着该从何开口。

    走过一小段距离后,两人却是异口同声道“今天真是巧~”

    “你还好吗?”

    “还好。”

    两人同时相问,又同时作答,默契仍在,不禁相视而笑。

    “有好多次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只要有时间我都会特意去你公司附近转转,可惜从没遇上过你。”杜诺撩了撩被风吹乱的鬓发,淡然一笑,“没想到你会换工作。”

    “其实我也有去你公司楼下等过你,只可惜没等到。”周冉摊手苦笑。

    “这或许就是缘分了。”杜诺斜靠在栏栅旁,微一仰头就能看见刚才那家咖啡厅明亮的招牌,“还记得吗?以前我们总说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要去楼上那家咖啡厅办个会员,然后每天就坐在上面一边喝着手磨咖啡一边欣赏楼下美景。”

    “如果我说我在那儿上班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遇上你,你信吗?”

    杜诺自然是信的,那是她们曾经的约定。她笑了,笑得眼眶有些湿润“你果然是一点没变。”

    “可你变了。”

    眼前的杜诺,早已没了她记忆中的青涩模样,就连她那20年来标志性的长发都已不复存在,难怪她在她店里坐了一下午,都没能将她认出。可见这两年的时间里,彼此间遗失的或许不仅仅是时间。

    周冉认真严肃的神情让杜诺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变了吗?来不及多想,却见对方突然漾起明媚笑脸“变漂亮了,短发很适合你。”

    杜诺被她逗的一乐,摸了摸还不太顺手的短发,“刚才的事,店长有没有为难你?”

    “我已经把她炒了!”

    杜诺愕然,“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行就找个人嫁咯!”周冉说的淡然,笑着撇开话题,“说说你吧?工作很忙?逢年过节也没见你回家?”

    “公司业务比较多,几乎都在加班,回去比较少。”

    “恭喜你啊,总算是熬出头了,”周冉耸耸肩,“不像我,工作了好几年,到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一个。

    “只是恰巧平台比较好而已,如果你遇上这么好的平台,你也可以……”杜诺说着便有了主意,“或许,你也可以去我们公司试试?”

    “可我能干嘛?总不能去给你们端咖啡吧?”周冉苦笑,“或者,如果能给你当个助理,我倒觉得也还不错哦?”

    “去你的~这么看得起我?”杜诺笑着拍打过她的肩头。

    “那我可得好好想想,”周冉终于笑着勾过手臂,没了拘谨,“就咱俩这关系,你怎么着也得帮我找一个有挑战力、有上升空间、当然最主要是待遇不错的工作?!怎么样?这个苦差你敢不敢接?”周冉挑眉。

    “啊,要求确实不低,”杜诺假意皱眉,“不过我很喜欢这份苦差!回头给你答复?”

    “那我就坐等你好消息。”

    两人愉快击掌。

    次日,当杜诺在公司碰上景璇,准备先帮周冉询问工作的事,便被景璇神秘的拉到自己办公室,并关上门。

    “小诺,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帮我。”

    杜诺诧然,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本事可以让景璇如此郑重开口。

    “今天你们部门要来一个空间美术指导的事,你听说了吧?”

    杜诺点头,“听说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好像以前lc总部的海外活动都是交由他一手操办。”

    “对,我听说他这次回来手里是带着项目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年底在全球启动的‘中国西南经济论坛——全球会议’,此项目比较特殊,从年底开始第一站在延市,往后三个月为一个周期,会去往不同国家的某一个城市举办,共四个国家。这可是一个不小的项目!”

    景璇手扶额头,这还是杜诺第一次见她愁容倦怠,景璇继续道“以前他在海外,项目经理和策划都是总部直接派遣过去的,如今,他既然来了子公司,项目经理和策划之位必定得从子公司来选,目前能够接手他项目的只有我和杨明浩,和杨明浩的市场总监之争已经快两年了,希望拿下这单后,能有个结果。小诺,我希望你能帮我!”

    “璇姐需要我怎么做?”

    “和安辰打好关系!尽量多了解他的这个项目,如果你能参与到他项目中,我们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交给我!”景璇握紧她的手,“其他人我不放心,我只能找你。这个项目对我很重要,对你也很重要,你能明白吗?”

    “我会努力去做,”杜诺面带难色,“但我担心的是拿下这个项目之后,我怎么办?”

    “拿下就做呀!你知不知道如果拿下这一单,我们就算半年不开单都无所谓!”

    “我是说,后续工作,如果牵扯到出差,我这入门级英文水平……”杜诺低头,喃喃自语“也不知道现在去报英语培训班,还来不来得及。”

    “放心,这事不难!”景璇轻拍她的肩膀,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唐唐以前在大学时可是专业做英语家教的,虽说已多年未授课,但她自工作以后就经常去国外晃荡,英语水平只增不减。月底唐唐回国,咱就让她重操旧业,你相信我、相信唐唐,更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

    景璇并不理会吃惊的杜诺,她转动坐椅,嘴里念着今日即将入职的那个人的名字安辰。

    “在咱们lc的执行董事里刚好也有一个安董,这么少见的姓氏,如果不是巧合的话,小诺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安董的儿子?!”

    “不确定,两人年龄相差不足20,听闻安董20来岁初入职场时,工作就是全部,逢人只谈工作,从无工作以外的社交,已到了疯魔的地步。后来事业逐步稳定,等坐上执行董事之位后是圈内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有不少名媛想要交好,他都礼貌保持距离,久而久之便没人再抱希望。传闻说他是同性恋、说他信佛、甚至还有说他性冷淡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现在人到中年,年近50,仍是单身未婚……”景璇娓娓而谈,细细琢磨。

    “难不成是早年未婚生子?”

    “可能性极小,如果真是未婚生子,功成名就之后必会公之于众,何必忍受众人猜忌?”顿了顿又道,“算了不猜了,好好工作,我们一起加油!”

    杜诺从景璇办公室出来后,一上午的心思都在等着安辰出现,却未能如愿。

    正午12点,周冉准时打来电话说在楼下等她,她看了看周围已经奔赴食堂的众人,想来安辰也不会在此刻到来,景璇发来微信告知自己有工作要赶,不用等她吃饭。她便匆匆下楼。

    见杜诺出来,周冉便上前挽了她的手,“特意过来和你约饭,我觅得一家特色烤肉,带你去尝尝。”

    “你不是不喜欢吃烤肉吗?”

    “你喜欢就好!”

    两人挽手说笑着消失在人海,身后的杨明浩,看着两人的背影,终于找到了杜诺眼熟的原因,原来竟是在周冉朋友圈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