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家媳妇有点甜 > 第386章 一切都是美好的
    顾芊芊心中火起,咬着牙说“他真的这么说的?怎么就这么恶心呢!”

    “这有什么恶心的,你跟着我,绝对能过好日子。”他说着就去搂她的腰。

    顾芊芊说“行了,我跟着你就是了,你现在去里面,把我的行李拿出来,我不想见到他了。”

    老板一愣,然后笑道“你这是答应了?”

    “嗯,我答应了,赶紧的。这样的人我死也不要和他在一起。”

    “没问题,等着啊,我这就去了。”老板屁颠屁颠的跑进去了。

    顾芊芊毫不犹豫,趁着他进屋,顺手就把耗子药放到了汤里面去了。

    不多时老板和男人一起出来了,两个人笑呵呵的,可见是商量好了。

    “我吃完饭就走,芊芊啊,你不要怪我,我但凡有点办法,也不会这样为难你了,你会原谅我的吧?”他摆出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了。

    顾芊芊面无表情的把饭菜盛好了“吃饭吧,吃了这顿饭,咱们就各走各的路。彼此也不用联系了。”

    男人知道顾芊芊生气了,小声道“我一个月后就来接你,不要生气。我也不是也没办法麽,现在手头紧,不然我也不可能把你让出去啊。”

    顾芊芊抬头看着他“你真的能接我吗?”

    “我对天发誓,谁让你是我最爱的人?”男人抬起了一根手指头来。

    顾芊芊点点头“好,我就为了你相信你一次,吃饭吧。”

    男人总算是放了心,这女人还是很好骗的。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饭,顾芊芊让老板也坐下来了,他一开始还挺尴尬的,不过对方一个媚眼飞过去,老板马上就心酥了。

    他坐在那就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结果一顿饭之后,男人和旅馆老板就这么一起交代了。两人一起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子。

    顾芊芊这一次也没有找财产什么的,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这老板能有啥钱?

    不过就是维持温饱罢了,她从行李箱里面找出来了一件最好的衣服,雪白色的长裙子,现在还不是穿裙子的季节,不过顾芊芊完全不在乎。

    在破败的镜子前面,好好的打扮了一下,然后就走上了附近的一座野山。当时有不少人都看到她上了山顶,还有人说她是疯了,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就爬山是想死啊!

    “是不是失恋了?我看着她身边的男人一直打她。”

    “我看着好像,她长的还真是不错,就是命不太好。”

    大家伙聊天,一转头的功夫,就发现她竟然不见了。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开始以为她是进山里面采蘑菇去了,可是顾芊芊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的音讯。

    这附近的山很多很陡峭,掉下去了,就很难在找到。顾芊芊走的非常干脆。她早就不想活了,只是之前一直在外面,她不想客死异乡,就算是死也得回国再死。人生彻底没希望之后,活着也只是拖累而已。

    她的尸首是半个月后被发现的。已经完全腐烂,检验之后,确定了身份,给北方那边传了消息。

    马斌知道了消息之后愣住了,真是想不到,而她临死还又带走了两个人渣。

    一个是好几条人命在身上的恶棍,另外那个旅馆老板就是个潜藏多年的贪污犯,一起被她用耗子药给毒死了。

    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顾夏“要告诉林思琴一声吧。”

    “嗯。”顾夏道“你告诉她吧,我就算了。实在是不想见到她了。”

    之前林思琴和董春花想要害死她,还是没成功就又失败了。

    两人雇佣了一个老太太,装作是大姑店里面的人,说是她出了车祸,把顾夏骗出去,在一个就工地的位置,她们提前在那边设置了陷阱,顾夏被引导着踩落了陷阱,砰地一声掉进去了。然后董春花和林思琴出来了,两人哈哈大笑。

    “可算是抓住了你。我看你还能逃到那里去!”

    两人兴高采烈的抓着砖头,水泥块就往下面扔,想要直接把顾夏给砸死在井下。

    顾夏左躲右闪愤怒的看着她们“我到底怎么你们了?你们要这样?”

    林思琴狞笑着“我就是希望你死,你死了最好!凭什么你活得比我女儿好!”

    她的女儿好不了,就见不得别人家的女儿好。林思琴就是这么想的。

    “你地狱去吧!”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明明是你们的错,你抢走了我的父亲,你女儿自己做错路也要怪我?你是不是疯了?”

    林思琴哈哈的笑“我就这样,我就是不讲理,那又如何?”

    董春花却担心被人发现了“还说什么废话呢。赶紧动手啊!”她抓起来了一大块的水泥块往下面砸,眼看着顾夏性命不保,在这个瞬间,顾夏看到董春花脸上都是快意和兴奋,她比林思琴还希望自己死啊!

    就在顾夏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冯天生从后面出现了,抓过了两人直接一个人一个过肩摔,砸到地上。

    “你们都是人吗?是禽兽吗?见不得别人好?”

    两个女人全都躺倒在那边一动不动,疼的眼泪往下掉。站不起来了。

    冯天生费了半天劲才把顾夏拉起来“怎么样你没事吧?”

    顾夏摇摇头,只是虚弱的说道“不能放过她们。”

    冯天生抱紧了顾夏,他也一直在抖,要不是因为他发现顾夏忘带钥匙了,追上去送她,就可能顾夏就被砸死在这里了,也只会被当成是意外!

    “我当时看到那个老太太贼眉鼠眼的一直往别处看,就觉得不对劲,就赶紧跟上来了,结果我又看到董春花和林思琴蹦出来了,这才确定就是她们又有阴险的主意了。”

    顾夏打扫着身上的灰尘,狠狠的踹这两个女人几下。

    两个女人破口大骂。

    顾夏并不理会,直接要求报警。

    董春花在里面大哭大闹“我是被林思琴诱骗才这么做的,不管我的事情啊,是她的计划,一切都是她的打算,我不想这么做的!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啊?”

    2

    董春花哭得很惨,不就是扔了几个石头吗?我也没有杀成!后来又说是开玩笑,不是故意的,可是不管在没有什么用,谁也不会相信的。她还是被定罪成为了故意杀人未遂。判刑二十年。

    当时董春花就彻底傻眼。她瘫坐在了一边,这么多年,这辈子彻底完了啊!

    她爹妈一个管她的都没有。

    林刚知道她出事,马上跑回来了,把老娘也接回来了。带着孩子,没了那个搅屎棍,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林思琴对这个结果,显得非常平静的,早就想到了,反正我就这样,活着也没什么意义。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把顾夏给杀了。

    两人判决结果刚刚下来,顾芊芊的死讯也跟着传来。顾夏不愿意蹚浑水,就让其他人告诉了林思琴。林思琴知道了之后,也没有怎么样,她其实早就心里有数了。

    自己的女儿就是温室里面娇养的鲜花,哪里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和折磨了?

    过了很久,她终于叹了口气“好啊,不管怎么样,知道了女儿的下落也挺好的。她死之前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吧?呵呵,也算是做了好事。不愧是我的女儿,做得好。”

    众人都对她的脑回路表示震惊,说不出话来。不过正常家庭也不可能教育出来这样的女儿,简直成了女恶魔了。

    顾夏知道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叫上的泡都是自己走下来的,怪得了谁?他开始准备和冯天生的婚礼,不管这些事情。

    两人决定一毕业就办婚礼,现在家电家具什么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的仪式,他们准备长居省城回来的时间也就少了。

    大姑给她准备了结婚的时候穿的衣服和首饰。都是造价很昂贵的衣服。尤其是那些首饰,更是让人叹为观止。顾夏看到那金灿灿的镯子,厚重又光灿灿的。金手链也很重,金项链一颗一颗的都要把脖子压坏了。

    她的眼睛都直了“这得多贵啊!好重啊,有一斤吧?”

    大姑哈哈的笑道“没有那么重!太夸张了。咋了,你不高兴吗?其实金子嘛,不都是越大越好的吗?”

    “可是大姑,这个也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啊。”顾夏很不好意思。现在的金子可是三百多一克,这么多的金饰品。差不多有将近十万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太贵重了,顾夏可不敢要的。

    大姑却强硬的给她戴上上了。

    “我这辈子虽然有女儿也有儿子,可是也和没有差不多了。他们现在都盼着我赶紧死了呢。你说说,我现在不疼你又疼谁呢?不要推托,我喜欢你带着,好好留着吧。”

    “大姑,你对我真好。”

    “我对你好,将来我老了动不了,你也不会不管我的吧?”

    “大姑!”顾夏赶紧道“你现在这么有精神,想什么呢?”

    大姑叹了口气,摸摸顾夏的头发“我说的也是事实啊,我对你好,是因为我知道你也会对我好的,将来啊我走不动了,生病了也只有你们会管我。我的儿子和女儿,我完全不指望了,他们也不要指望我。”

    顾夏劝道“人都是会变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好了。他们现在都是为人父母了,这点道理不会不明白的。”

    大姑摆手;“先不说这个了。首饰你拿着,看看我给你买的衣服。”

    她给顾夏准备的非常的全面。里面的内衣,袜子,还有敬酒的时候穿的红色棉裙子。表层都是金线绣制的凤凰和花朵,光芒璀璨,看上去非常的漂亮。睡衣是棉布格子的,绵软舒服。顾夏一样一样的看过去,心里充满了感动。

    “大姑,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这有什么的,你要好好的过日子,别让我担心。”

    顾夏哽咽的点点头;“我懂。”

    大姑笑着抱起了她来“真是好孩子。去省城可不要把我忘了。”

    “哪会呢!大姑,我们这辈子一定会在一起的。”

    顾夏和冯天生之前买的平房,在拆迁的时候加了一些钱,变成了门市,现在一直在出租。

    收租金,维护房子,这些事情都是要大姑来帮忙才行,两方面的感情好得很呢。

    过了几个月,顾夏顺利毕业,成了省城一所中学的老师,当然稿子还是会继续写的。

    她很快就和冯天生举办了婚礼,她只告诉了同寝室的三个人,结果除刘清霜,来了两个,刘清霜没来,她说自己很忙。顾夏也没说什么。因为江浩那件事,刘清霜和她一直有芥蒂,不来就算了。

    “刘清霜真不够意思!顾夏又当老师,又要写剧本都没有像她那么忙,我订婚的时候,还过来了呢。”

    “就是的。谁不忙啊。不过是一场婚礼。”同寝室的愤愤不平。

    顾夏劝道“不要这样了,人各有志,何必要介怀。”她现在的心态可以说是相当平和。

    如今江浩已经在国外就业了。可能都不会回来,可是同寝室的人却因为这个还在生气,真是无语。除了同寝室的人,王娟,还有孙兰都来参加婚礼了,人数虽然不多,可是都是很好的朋友,气氛非常融洽。

    孙兰现在定期吃药,病情很稳固,人甚至还胖了一点,王娟亲热的和她说话,没有歧视,让孙兰非常感动。

    冯天生的一些同事也过来了,婚礼办的热热闹闹的。

    最后敬酒的时候,冯天生举着杯子对顾夏笑着“希望我们两个人可以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我非常爱你。”

    周围是一片起哄声,顾夏和冯天生碰杯,脸上都是幸福的笑意。

    顾夏心里有信心,一定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