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燃炸了 > 128、一眼万年(大结局)
    阴鸷的目光睨着他,整个人身上仿佛罩了一层挥不去的浓雾,居高临下,压迫感十足。

    宁启风是个男人,他不可能就这么被他给压了下来。

    他倔强的扬起脖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敢动我的女人,你说想怎么样?”容恒阴沉的嗓音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直接封喉。

    宁启风真的被他吓到了。

    喉咙动了动,愣是没有发出声来。

    他对这个男人不要解。

    知道他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宋瑜。

    宋瑜说过,这个男人没有什么能力,是个小三生的,到现在都还不能认祖归宗,一辈子都会背着私生子的名声活在别人的讥讽之中。

    他觉得,宋瑜说错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能力。

    要是没有能力,他怎么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把他从酒吧那里带到这个地方?

    不能回容家,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能不能回去。

    至于名声……有些人过于强大,不好的名声是会被掩盖的。

    同样的是男人,宁启风第一感觉,这个男人并不如宋瑜说的那么不堪。

    再者,沈卿看上的男人,又能差到哪里去?

    “这件事,我是被利用了。”宁启风开口。

    这个男人太过危险,在他面前若是强硬一些,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走出这个门。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被利用?”容恒薄唇拉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谁?”

    宁启风深呼吸,“宋瑜。”

    容恒转动着手杖,指腹摸着往下钩的尖尖鹰嘴,“你是她的男人。”

    “但她从来没有把我当她的男人那样看。”宁启风明白他的意思,“她的心里,装的是你。”

    手杖停止转运,容恒的眼里满是厌恶和嫌弃。

    程哲也是嗤笑一声,“滚蛋!”

    宁启风继续说:“她就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是她恨沈卿,她见不得沈卿跟你好,就给我下药,威胁我,让我毁沈卿的清白。我也被逼的!”

    “你信我!”宁启风怕他不信,又说:“宋瑜让我接近沈卿,故意去撞沈卿的车子,就是想让沈卿对我眼熟,然后才好缠着她。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宋瑜的主意。她说过,如果我没能成功,她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她没有跟我说。”

    容恒微微扬眉,“你很怕我?”

    宁启风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迫不及待的出卖了你的女人。”

    宁启风皱起了眉头,“她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正常的女朋友,怎么可能会让男朋友去碰别的女人?”

    “所以,这就是你碰我女人的理由吗?”容恒眸光凛冽,声音更显无情。

    宁启风努力睁大眼睛,那血干了,粘着他的眼皮,这用力一睁,那伤口的血又冒了出来。

    “我不是有意的。再说了,你们不是及时出现,把沈卿带走了吗?我也是被逼的!”恐惧感没由来的越来越强烈。

    他总觉得这男人的眼神,是会杀人的。

    容恒冷眼睨着他,往后退了一步,“把他的手废了,送给宋瑜。”

    “是。”程哲上前。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说了,不是我,你们要找去找宋瑜……是宋瑜,是宋瑜……啊……”

    容恒站在窗前,背对着没去看。

    房间里,凄惨的叫声并没有让容恒有半丝动容。

    敢动他的女人,找死!

    ……

    晚上,宋瑜洗完澡,里面穿了件吊带,外面披了件薄纱。

    刚才洗澡的时候眼皮一直跳,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面放着什么,她根本没有看进去。

    烦躁的关掉电视,把遥控器摔在桌上。

    叮咚——

    门铃响了。

    保姆赶紧去开门。

    “咦?”保姆四处看了看,“怎么没人?”

    她又看了眼地上,有个麻布口袋装了个什么东西在门口。

    “谁呀?”宋瑜不耐烦的问。

    “回小姐的话,不知道是谁在门口放了个口袋。”

    宋瑜起身走过去,“谁装神弄鬼的。”

    “不知道。”忽然,保姆惊叫一声。

    “又怎么了?”宋瑜皱眉。

    “这东西,好像动了一下。”

    宋瑜走到门口,一个黑色大麻布口袋装的满满的。

    好像,是动了一下。

    “血!”保姆又是一声惊呼。

    宋瑜看到那口袋下面的台阶上,是有红色的东西溢了出来。

    她皱起了眉,使唤着吓得脸色都苍白的保姆,“你去看一睛。”

    “小,小姐,我……”保姆怕得哆嗦。

    “赶紧去呀。”宋瑜吼她。

    保姆屏着呼吸,慢慢地走过去,紧张的直咽口水,心脏都揪起来了。

    颤抖的伸出手,几次碰到那绳子又缩回了手。

    宋瑜不耐烦的走过去,把她一推,“滚开!”

    她解开绳子,拉开袋子,整个人都僵住了。

    “是宁先生!”保姆惊呼,“这,这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宋瑜看着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宁启风,那双手腕还流着血,明显是废了。

    看样子,是被逮了个现形。

    这手笔,是沈卿的,还是容恒的?

    “小姐,咱们要不要报警啊?”保姆到现在心都没有平复下来。

    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宋瑜瞪了眼保姆,“报什么警?打电话给我哥!”

    “好,好好。”

    很快,宋辰峰来了。

    看到门口袋子里的宁启风,又盯了眼面无表情的宋瑜,也没说什么,立刻叫人来把宁启风带走了。

    兄妹俩坐在客厅,都没有说话。

    宋辰峰抽着烟,等着电话。

    半个小时后,宋辰峰的手机响了。

    “怎么样?好,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之后,宋瑜望着他。

    宋辰峰狠狠了吸了一口烟,透过烟雾看着宋瑜,“宁启风的手废了。”

    宋瑜紧蹙着眉头,“没用的东西!”

    “你又干了什么?”宋辰峰问。

    “没干什么。就是怕他闲得慌,让他出去找乐子。”宋瑜不以为然,“大概是碰了别人的女人,才被人打成这样的。”

    宋瑜说的话,宋辰峰是不会信的。

    这是他妹妹,他太懂她了。

    “下手这么狠,你可要注意一点。”

    “我有什么好注意的。”宋瑜冷哼,“又不是我玩的女人。”

    “宋瑜!”宋辰峰猛拍了一下桌子,明显生气。

    宋瑜不再去看宋辰峰,她还是有点怕他。

    宋辰峰把烟摁熄,瞪着她,“你别玩太过火了。”

    “我怎么过火了?难不成,你还真喜欢沈卿那个女人?呵,那可是容恒的女人。容恒那种人的女人,你也看得上?哥,容湘楠那种不香吗?”宋瑜也来了火气,“本来容恒就是我的,当年他是我玩弄的对象,现在依然是。凭什么被那个女人霸占了?”

    “现在她敢伤我的人,我也不会客气的!”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宋辰峰很不客气的骂她,“现在的容恒还是以前那个容恒吗?玩弄他?你什么时候玩弄到他了?宋瑜,你要是继续作死就是你自己的事,到时出了事,别再叫我来给你收尸!”

    宋瑜气得把手机往地上一甩,“你到底是不是我哥?以前你和容家兄妹俩,不都以羞辱容恒为乐趣吗?现在为什么一个个的还怂了?特别是你!跟容湘楠结婚不好吗?偏偏要去跟那个女人扯上关系。我告诉你,容恒是我的,不管他是什么样的,都只能是我的!”

    宋辰峰真的是要被她气疯了。

    他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啪——

    耳光声响彻了整栋楼。

    宋瑜的脸被打歪到一边,她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宋辰峰,“你打我?”

    “我要是再不把你打清醒,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宋辰峰指着她,“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这里半步!”

    说罢,他直接打电话叫人过来把她盯着。

    宋瑜气得握紧了拳头,这一巴掌,她是挨了。

    但是,她会记在沈卿的头上。

    总有一天,不管是宁启风,还是这一巴掌,她都要还回去!

    ……

    “宋瑜被她哥给关起来了,好几天没有出门了。”艾伦珊来看沈卿,“姐,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沈卿倒是意外宋辰峰会把宋瑜制住。

    “那天真是吓死我了。”艾伦珊说:“骗你进休息室的那个服务员,田中野把她给弄走了,让她再也不能在华都生存下去。”

    “那个服务员,应该也是被逼的。”

    “被逼怎么了?她那是在害人。就算是被逼,肯定也是拿了好处的。她在做这件事之前就应该想到被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这个后果的责任,是不是她拿的那点好处能够抵销的。”

    沈卿笑看着她,“你看得通透。”

    “本来就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艾伦珊傲娇的扬起下巴,“我哥说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这是为自己积德。虽然说没有做什么善事,但不害人,遇到什么灾难的时候,老天爷肯定还是会衡量一下的。”

    “哈哈,你哥说的没错。”沈卿被她逗乐了。

    是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没想害人,但总有人,想害她。

    “姐,再告诉你一件事。容湘楠,年前好像就消失在圈子里了。这大半年,就没有见到她参加过什么聚会。以前,她可是场场不落。她年纪在名媛圈里算是大的了,又没有结婚,架子可足了。”

    艾伦珊皱着鼻头,“这样一个喜欢接受别人恭维的人,居然有大半年没有出来了。太神奇了。”

    沈卿勾了勾唇,“或许,人家在修身养性吧。”

    “呵,她?我觉得,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艾伦珊摇摇头,“想不通。”

    “想不通就别想了。”沈卿拍了拍她的手,“一会儿去看看衣服?”

    “好啊。刚出的新款,还没上市,我哥给我们拿了好些回来。早上出门,还叫我自己去公司拿回来呢。”

    沈卿笑着说:“好。”

    ……

    去艾森拿了衣服,艾伦珊就和沈卿去逛街。

    “姐,那是不是沈姿?”艾伦珊突然停下来,盯着路边。

    沈卿看过去。

    那确实是沈姿。

    她穿着露脐装,两条腿露在外面,明晃晃的。

    挽着一个大腹便便,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这,是她吧。”艾伦珊都有点不敢认。

    “嗯。”

    “她怎么……”艾伦珊不好说出来。

    沈卿拉着她往前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

    “那个人,看着应该有点来头。”

    沈卿停下来,拿出手机,给容恒发了个信息。

    她把刚才那个车牌号记下来了,让容恒去查一下。

    如同艾伦珊所说,那个人应该是有点来头的。

    沈姿跟她的仇,可不是一星半点,现在突然安分了,不得不谨慎一些。

    发给容恒后,她才重新跟艾伦珊逛街。

    ……

    回了家,容恒已经回来了。

    “今天这么早?”

    “嗯。”容恒走过来帮她拿手上的东西,“去买衣服了?”

    “不是,艾森的新款,艾伦英留着的。”沈卿说:“我跟珊珊一人了走了一半。”

    容恒把衣服交给保姆,保姆拿上了楼。

    他拉着沈卿的手,带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给她捏着肩膀。

    “今天那个车牌号,查出来了吗?”沈卿舒服的闭着眼睛,整个人都舒缓了很多。

    “嗯。”容恒回应着她,“是秦俏儿父亲的上司。”

    沈卿睁开了眼睛,忽地就笑了,“那确实是大有来头。”

    “沈姿是在一场酒会上认识他的,之后两个人就关系密切。现在,沈姿住的房子也是那个人买的。”

    “他不怕查吗?”

    “他那个位置上的人,用不着事事都是他去办。想要跟他攀上关系的人太多了,随便都能帮他把沈姿安排了。”

    沈卿点头,“也是。”

    “那样的酒会,应该是梁雪音安排的吧。”

    “嗯。”容恒继续给她捏着肩膀,“梁雪音的人脉,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

    沈卿明白。

    如果动了梁雪音,牵一发而动全身,肯定会有人替她出头的。

    当初动容湘楠,她手握着她的把柄,才不怕她乱来。

    但是梁雪音这个人,比起容湘楠更加的难搞。

    她很警惕,看似一个人,其实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保护着她。

    “沈姿应该是投靠了梁雪音,不然她哪里有机会接触那种人。”

    “明天,我会安排个人跟着你。”经过宁启风那件事后,他就一直想着要给沈卿安排个保镖。

    这样,他也放心一些。

    沈卿没有拒绝,有时候她一个人,确实是顾及不了太多。

    ……

    次日。

    沈卿和容恒一起下楼,就看到客厅多了一个人。

    只看到那个人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出现。

    “来了。”容恒先出声。

    那人回头,站起来,“二爷。”

    沈卿愣了。

    这,这是……

    “他是巫献南,刚从国外回来。”容恒搂着沈卿的肩膀,把她带到巫献南面前,“我未婚妻,沈卿。”

    巫献南没有伸手,只是对沈卿微微点头,“沈小姐。”

    此时,沈卿的眼眶是红的。

    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巫献南,眼角湿润了。

    巫献南被她这模样给整懵了。

    这是怎么了?

    看着他怎么红了眼睛,要哭的样子?

    他们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这模样?

    疑惑的看向容恒。

    容恒轻蹙着眉,视线在他俩之间来回来。

    这是什么情况?

    巫献南有点慌,“沈小姐,你认识我吗?”

    可不能让二爷误会了啊。

    他跟沈卿,这才是第一次见面。

    沈卿看他的眼神,还有反应,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沈卿眼睛快速的眨着,眼角的湿意很明显,她摇头,“不认识。”

    一开口,声音都变得不太正常了。

    她这举动,不管谁看来,肯定都不是不相关的人。

    巫献南是一头雾水。

    容恒不动声色,心里却起了疑惑。

    保姆把早餐端上桌,容恒让巫献南一起吃。

    巫献南没有客气,跟他们一起坐到了餐椅上。

    沈卿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只是每一眼扫到巫献南,她就心情难掩激动。

    前世,巫献南是她最信任的人。

    而他,也是互着她最多的人。

    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一种紧紧套在一起,但又不会出格的男女关系。

    她无条件的信任他,而他也毫无保留的把命给她。

    他们无关情爱,就是一种生死相依。

    被宁启风推下大厦之前,她脑子里想过巫献南的。

    她不知道她死后,他会做什么。

    但一定,会替她报仇。

    这个早餐吃的有些怪异,沈卿心不在焉。

    巫献南都不敢去看沈卿,很怕容二爷以为他俩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吃好早饭,沈卿上楼换衣服。

    “阿南,之后你就保护她。”容恒说:“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遇到什么危险,我都要她安然无恙,平平安安。”

    巫献南点头,“明白。”

    短暂的沉默,容恒看着他,“你,真的不认识她吗?”

    巫献南认真的想了想,摇头,“我这真是第一次见沈小姐。”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沈卿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她。

    容恒是相信自己的兄弟,也相信沈卿。

    只是沈卿见到巫献南的表情,眼神,状态,似乎都不太对。

    ……

    沈卿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

    还很年轻,很明艳。

    她想到了前世,想到了巫献南。

    见到许昂,百里修洋的时候,她就想过,她最信任的人,会不会也在这里。

    之前她想把乔妍丽的保姆换掉,那个时候她就想过要去找巫献南。

    只是他不像许昂,百里修洋那样有专职,是有一个范围让她去找的。

    前世她和巫献南的相遇,都只是个意外。

    那个时候,她去旅游,一个人跑到了无人岛。

    也就是在那个岛上,她遇上了奄奄一息的巫献南。

    大概是命运,也是缘分。

    在那座岛上他们相遇,她救了巫献南的命,他便把命给了她。

    从此以后,她的身边,总有一个男人护着她。

    如果,不是宁启风使诈,她把他调走,或许就不会有那么一回事了。

    还好,他出现了。

    虽然境遇不一样,但是他还是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这一切,都很好。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

    忽然,眼前变得模糊。

    有些画面,在眼前闪过。

    她看到,在她的追悼会上,宁启风成为她最亲的人答谢前来悼念的宾客,装模作样,假得不行。

    忽然,有个身影冲了进来。

    摁着宁启风的头,狠狠的砸。

    宁启风带了些保镖,把那个人团团围住。

    那人如同发怒的狮子,杀红了眼。

    她看清那个人的脸,就是巫献南。

    他红了眼,整个人都变了样,只认准宁启风一个人打。

    但双拳难敌四手,但是宁启风也被揍得好不狼狈。

    只见宋瑜从一旁悄悄走出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对着巫献南的心脏就刺了下去……

    巫献南在那一刻,他安静下来了。

    他捂着心口,血从他的指缝里钻出来。

    他慢慢的靠近她的遗体,手扶着棺椁,血染上那上面,他就看着她的脸,一言不发。

    就那样看着看着,他脸上的血色退尽,脸上一片苍白,身体软了下来,倒在了她的旁边……

    ……

    容恒在楼下等着她,一直不见她下来,有些担心。

    推开她的门,却听到一阵悲泣。

    他惊得赶紧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怎么了?”

    沈卿终于回过了神,泪眼红红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已经泣不成声,“我,我……”

    她没想到眼前会出现那样的场景。

    她就像是站在边上,看着那一幕发生的。

    巫献南,也在她死后,随她去了。

    “没事。我在。”容恒不知道她在伤心什么,但这种时候,他唯一能给的只有拥抱。

    沈卿抱着他的腰,靠着他的胸膛哭了很久,久到她喉咙都干了。

    她抽了抽鼻子,终于停了下来。

    “好了吗?”容恒摸着她的头,“我的胸膛,任由你靠。”

    沈卿擦着脸上的泪,“不要了。”

    容恒捧着她的脸,把她脸上的泪擦掉,微微弯下腰,有些心疼她哭得都红肿的眼睛,“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在房间里哭?”

    沈卿吸着鼻子,摇摇头,“不知道。”

    容恒知道,她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哭的。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状况。

    他也不逼她,“去洗把脸。”

    “嗯。”

    沈卿收拾后再出来,眼睛有点红肿,她坐在镜子前化了妆,遮了一下,稍微好一点。

    容恒端了水给她,“润润嗓子。阿南刚来,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笑话的。”

    提起巫献南,沈卿想着他最后惨死的那一幕,鼻子就又酸了。

    心很疼。

    她把一杯水都喝掉了。

    想把眼泪给逼回去。

    她不知道刚才出现的那一幕是真的,还只是她所想的。但她清楚,巫献南知道她是被害死的,一定会不要命的替她报仇。

    还好,现在都可以重来。

    他们都好好的。

    “我跟他,这是第一次见面。”沈卿声音有点哭后的嘶哑。

    容恒点头,“我相信。”

    沈卿抬起微红的眼睛,“他,跟你很多年了吗?”

    “三年了。”容恒说:“有一次出去,在一座岛上遇上了他。那个时候,他受了伤,我救了他。”

    沈卿震惊。

    不敢相信的看着容恒。

    “怎么了?”容恒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沈卿有些缓不过来。

    所以,前世巫献南和她的相遇,变成了巫献南和他相遇了?

    这……

    她缓了缓,消化了这个消息。

    一切,真的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没事。就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很神奇。”

    ……

    沈卿受邀参加艾森集团夏季服装发布会。

    巫献南陪着她。

    原本,容恒是准备陪她一起来的,他有事要处理,就没来。

    沈卿已经接受并习惯巫献南当她的保镖,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还是曾经的两个人。

    “阿南,一会儿你离我近一点。”沈卿叫他叫得很顺口,对他的态度也很随意。

    巫献南最开始是有些避讳的,男女之间,怎么着也该把握点距离。

    但是沈卿对他,一点也不陌生。

    她看他的眼神,永远都是带着笑意的。

    仿佛,他们相识多年。

    “好。”巫献南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她,人多的地方,自然是会离她最近的。

    他们走进会场,签到之后往里面的发布会场地走去。

    艾森集团每年每季的新品发布会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麻烦,所设计的服装都是刊登过国际时尚刊物的。

    发布会不仅是完美举办了,还完美结束。

    发布会结束后,便是一个酒会,参加的模特,来宾,都在这个时候交流。

    沈卿准备去找艾伦珊和明月,迎面,就遇上了两个人。

    宋辰峰看到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不由挑眉,走过来,“沈小姐,最近忙得很吗?感觉好久都没有约到你了。”

    “宋总说笑了。我再忙,也没有你忙。”沈卿笑着回他,眼角的余光落在宋瑜的脸上。

    脸色不太好,还有黑眼圈,似乎瘦了不少。

    宋瑜被她盯得浑身难受,要不是现在这种场合,她又被宋辰峰给盯着,她一定会把这些天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

    “不管忙不忙,沈小姐都不介绍一下旁边的这位新人?”宋辰峰看向巫献南。

    有些时间不见容恒了,明知道那人就在沈家,但平时里就是见不到人。

    那晚,宁启风出了事,他第一反应就是容恒做的。

    后来宁启风醒过来,证实就是容恒下的手。

    总之,现在的容恒他都有些摸不透了。

    “巫献南,我的朋友。”沈卿大大方方的介绍着,“咦,今天宋小姐一个人?怎么不见你男朋友?”

    宋瑜听她提起宁启风,咬紧了牙,恨不得现在就去扭断她的脖子。

    “他们分手了。”宋辰峰温柔的看了眼宋瑜,眼里透着警告。

    在这里,不能闹事。

    不管多大的不爽,都得憋着。

    这是艾伦英的地盘,要是谁闹事,等于得罪艾森集团。

    没有这个必要。

    “哦,原来如此。”沈卿淡淡的开了口,“不好意思,我有朋友在那边。”

    “请便。”

    宋辰峰看着沈卿走向艾伦珊,明月,还有围着艾伦英的好些个老总,一过去就跟他们交谈起来,谈笑风生。

    不得不说,成功的男人很有魅力,但是成功的女人,更让人有征服欲。

    “她太嚣张了。”宋瑜恶狠狠的盯着沈卿。

    “现在,她有嚣张的资本。”宋辰峰冷声说:“你最好别再搞出什么事了。要是哪天下场跟宁启风一样,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宋瑜握紧了拳头,好看的脸更显得狰狞,“就这样放过她吗?”

    “你以为她傻?宁启风的事,她会不知道?在知道的情况下,还能对我们笑脸相待,只能说明她比你我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

    “你不是跟她谈合作吗?之前,你们俩走得也近,为什么不能把她骗到手我?”宋瑜现在满脑子都想着要怎么把沈卿践踏在脚底下。

    只要有办法,她绝对不犹豫。

    刚才她故意问起宁启风,就是在挑衅她。

    要是她什么也不做,岂不是会让她更加嚣张?

    宋辰峰冷睨了她一眼,“你当真以为她傻吗?当初第一次见面,她看我的眼神,说过的话,我就知道我跟她之间,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只是到了现在,我都还没有想明白。当初那一眼,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与其说是我想把她骗到手,不如说是她想跟我拉近关系。是什么目的,我都不知道。不过你现在跟她翻了脸,只怕后面还有得好戏。”

    宋瑜嗤笑一声,“难道你怕了?”

    “我怕?你只要不给我惹麻烦,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宋辰峰再三提醒她,“最近,你最好安分点!”

    宋瑜胸腔满是怒火,被压得快要爆炸了。

    她说:“我不管你要怎么做,反正我要容恒!那个男人,是我的。”

    宋辰峰嘴角扯了扯,“你简直是无可救药!”

    “他这辈子,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

    ……

    沈卿和一众合作老总聊得很尽兴,巫献南只是陪着她,没有参加到话题中。

    他把在场的人都扫描了一遍,锁定到了一些可疑的人。

    这些人,对沈卿是带着敌意的。

    最开始遇到的那一对男女,视线时不时的往沈卿这边看。

    那男人倒还算正常,只是那个女人,眼里带着的恨意很强烈。

    这个女人,他得多留意着。

    “姐,二爷怎么没来?他要是出现了,肯定会让某些人大吃一惊的。”艾伦珊凑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今天,容湘楠也来了。”

    艾伦珊下巴微扬轻点,给沈卿指着。

    沈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容湘楠。

    许久不见,容湘楠也变得清瘦了许多。

    就算是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了她脸上的憔悴。

    她和梁雪音一起来的。

    一路过来,跟她们打招呼的人很多

    梁雪音直接走向艾伦英,举杯,“艾总,恭喜啊。”

    “谢谢。”艾伦英很礼貌的跟她碰了一下杯。

    容湘楠也向艾伦英道贺。

    艾伦英依旧礼貌的给予回应。

    最后,容湘楠的视线自然就注意到了沈卿。

    沈卿见她看向自己,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容小姐,好久不见。”

    容湘楠来的时候就认真的找了一下,不见容恒。

    而沈卿的身边,多了一个陌生面孔的男人。

    难道,容恒已经被她甩了?

    “是有些日子不见了。沈小姐越来越本事了。”容湘楠想着年前做的那件事,又想到了那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找不到证据,但很肯定跟沈卿有关。

    她不太明白,她和梁雪音,宋瑜一起怎么会对付不了沈卿一个人。

    似乎,每一局都输得很惨。

    “人嘛,总要进步的。更何况,我不像容小姐有那么大的靠山,只能靠自己努力了。每一步,都很艰辛的。所以,容小姐也不用羡慕我。”沈卿温婉优雅,是个很完美的名媛。

    容湘楠冷笑,“是啊。沈小姐的本事,还真是没有谁学得来。对了,不知道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了?他要是知道你有现在的成就,一定很欣慰吧。”

    沈卿面不改色,“谢谢容小姐还挂念着我父亲。老人家嘛,年轻的时候吃了那么多苦,现在想明白了,要退休出去旅游玩乐,应该过得很快活。”

    “呵,是吗?要真是出去吃喝玩乐了还好,千万别是在哪里过着非人的生活啊。”容湘楠皮笑肉不笑的。

    “不劳容小姐担心了。”

    “呵。”

    沈卿突然觉得,跟自己有仇的人,还真是不少啊。

    一个个的,都恨不得她去死的样子。

    中途,沈卿去了洗手间。

    一出来,就看到容湘楠站在那里。

    “沈卿,我们谈谈吧。”容湘楠甩着手,从镜子里看着她。

    沈卿也不着急,她知道巫献南就在外面门口等着,要是有什么事,只要她喊一声,他就会冲进来的。

    “你想谈什么?”沈卿走过去洗手,慢条斯理的,很有耐心。

    “我跟你,本来就没有什么恩怨。”

    “是。”

    “一切,都是因为容恒而起。”

    “嗯。”

    “为了一个无用的男人,你得罪容家,宋家,有意思吗?”容湘楠盯着那张精致的脸,强忍着要冲过去撕烂那张脸的冲动。

    沈卿转过身,手撑着洗手台上,背靠着,“一个无力的男人,你们两家追着他打,恨不得他死,有意思吗?”

    四目相对,一个目光灼灼,仿佛烈火随时都会喷出来。

    一个眸光潋滟,波澜不惊,仿佛万物在她眼里,皆是尘土,不值一提。

    “这是容家的家事。”

    “家事?我记得,容家可没有把他认回去。”沈卿冷笑。

    “一个小三生的私生子,值得你以得罪两家人的代价去维护他吗?”容湘楠眯眸,“沈卿,你要知道,容家和宋家只要想对你动手,沈家,你的公司,可以在顷刻间毁灭。”

    “威胁?”

    “我只是在跟你说后果。如果,你站在我们这一边,照我们说的做,我保证你在华都,可以横着走。”

    沈卿扬了扬眉,没有立刻说话。

    似乎在认真的思考。

    “男人而已,不过是副皮囊。男人看女人也是一样的,所以,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前程,何必毁在在一个男人身上?我说了,我跟你原本没仇。只要容恒死了,我们之间的所有账都可以一笔勾销。”

    沈卿看着她,“我不太明白,容恒的存在,怎么就碍你们的眼了?是怕他夺了容家吗?还是说,你们……忌惮他?”

    容湘楠眼皮颤了颤,轻蔑一笑,“忌惮他?呵,留着他,只会坏了容家的名誉!他是个私生子,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

    “他都没入容家的族谱,能丢什么人。”沈卿轻笑着,“其实你们心里都清楚,容恒并非你们说的那么无能。他还没回容家之前就一直对他暗中下毒手,就是怕他回来取代你们吧。”

    被说中了心思,容湘楠五官都变得扭曲。

    沈卿轻笑,“容小姐,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像你这么恨不得他去死。比起你那个大哥,我觉得容恒更可靠一点。说白了,容家的那点财产,容恒看不上。当然了,即便是他没看上的,他也会抢的。”

    “知道为什么吗?”

    沈卿笑得张扬,“即便看不上,也不想要,唯一的办法就是毁掉它!”

    容湘楠握紧了拳头。

    “你觉得,他做得到吗?”容湘楠咬牙。

    “当然了。”沈卿忽然就靠近她,“我知道你有手段,你现在恨我比恨容恒还要强烈。宋瑜,梁雪音,还有沈姿,你们都恨不得弄死我吧。”

    那漂亮的眼睛带着阴戾,“可惜了。我一次比一次好。倒是你,机关算尽,结果自己反而中了别人的套。”

    “你什么意思?”容湘楠盯着她。

    “你说呢?”

    沈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走出洗手间。

    “你给我站住!”容湘楠追出去。

    只不过,她被巫献南给拦下了。

    沈卿回头看了满脸怒容的容湘楠,笑道:“容小姐,我再多说一句。你要是不站在容恒这边,那就安分点。如果我再发现你耍奸,那别怪我不顾你的脸面了。”

    “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这种未知的恐惧,实在是太折磨了。

    沈卿笑着转身,任由她再急,都没有停留。

    ……

    从宴会离开后,容湘楠心里的仇恨越发的浓郁。

    回到车上,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让她脸上的血色如数褪尽。

    “你那些需要打码的视频,在沈卿的手上。如果,你不干掉她,她就会干掉你。”

    容湘楠终于明白,沈卿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难怪,她如此的肆无忌惮。

    眼底满是狠意。

    是,沈卿留不得了!

    ……

    巫献南开着车,看了眼后座的女人,她似乎有些累,轻阖着眼。

    控制车速,开得又平又稳。

    忽然,前面的远光灯刺得眼睛适应不了,他踩下了刹车。

    车停稳后,他发现他们的车子被前面包围得死死的。

    沈卿睁开了眼睛,“怎么回事?”

    “遇上麻烦了。”巫献南说:“沈小姐,你打电话给二爷。”

    沈卿拿出手机,正要拨容恒的电话。

    车子被狠狠的一撞,手机甩了出去。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四面的车,前后夹击,誓要将他们撞成碎泥。

    车头和车尾已经变形。

    “沈小姐,你怎么样?”巫献南已经蜷缩起腿,看着身边的女人。

    现在他们就是被围剿的猎物,外面是凶神恶煞的猛兽。

    沈卿脸色苍白,“我没事。”

    话音刚落,车子又是被狠狠一撞。

    车窗的玻璃破了,溅进了车子里。

    那刺眼的光完全看不到一丁点外面的情况,他们就像是摸眼瞎。

    “给容恒打电话。”

    前面的人,没有回应。

    “献南!”沈卿喊。

    依旧没有回应。

    沈卿手往前一摸,手上一股粘粘的东西。

    她整个人绷紧。

    颤抖着放在鼻子下闻,是血。

    “巫献南!”她怕了。

    此时,车门被直接拉开。

    对方很狂妄,很野,抓住她就往车下拖。

    她想反抗,对方根本不给她机会。

    直接将她打晕。

    晕倒之前,她隐约看到了宋瑜和容湘楠那张脸。

    ……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她睁开眼睛,全身软绵绵的,四周有恶臭。

    “醒了?”是容湘楠的声音。

    那张脸,就在她的上方。

    旁边,还有宋瑜。

    “就应该把她弄死,免得夜长梦多。”容湘楠是做了很大的决定,才和宋瑜联手下了这样的狠手。

    “肯定要的。只是想让她死得明明白折。”宋瑜弯下了腰,伸手摸着她的脸,“容恒是我的。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只能是我的。”

    沈卿冷笑,“痴心妄想。”

    “你死了,我会把他的腿打断,关起来。”宋瑜拍着她的肩膀,绕着她转,“那一次,我就该把他的腿给弄断,然后关起来当我的宠物。他那样的人,就只配成为我的玩物。”

    “你病得不轻。”

    “对呀,我有病。所以,就算是我弄死你,我也一样能好好的活着。”

    宋瑜忽然按着她的肩膀,“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

    沈卿瞳孔紧缩。

    “是我啊。”宋瑜笑,“你妈讨厌,多事。如果不是她,容恒就是我的人了。偏偏,她要当好人,把容恒给救了。没办法,我讨厌她,就在她的车子上动了手脚。呵,没想到,你爸也是个风流人,其实就算我什么也不做,你妈也活不久。”

    沈卿眼睛里满是血丝。

    愤怒的怒火在眼睛里跳跃。

    “宋瑜!”

    她以为没仇,其实不然。

    有些人,不管是重生几世,仇恨都会拔地而起。

    “别这么大声叫我。叫我也没有用,你想报仇就只能等下辈子了。”宋瑜轻叹着,“放心吧,你喜欢的男人,以后是我的。你的工厂,会是我哥的。反正,你的一切,都不会是你的。”

    宋瑜拍了拍她的肩膀,“这里有炸弹,一会儿就会炸了。到时,连你的一点渣都不会剩。当然了,你也不会痛。你看,我对你还是挺好的吧。”

    沈卿咬破了嘴唇。

    容湘楠在一旁听着,都有些怵。

    她知道宋瑜有病,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她的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走了。”她催促着宋瑜。

    宋瑜俯身对沈卿挥了挥手,“拜拜!”

    ……

    车子里。

    容湘楠有些紧张的握着方向盘,时不时的看着后视镜。

    那个废旧的仓库越来越远了。

    她着急,不知道到底还有多久爆,脚下的油门轰着。

    “不会有意外了吧。”

    “怎么可能?”宋瑜不屑,“大半夜的,就算是容恒接到了消息,他赶来,也已经迟了。”

    车子开离了七八百米。

    轰——

    宋瑜笑容更加的明媚。

    容湘楠心头有一怔,手都抖了一下。

    后视镜里,隐约有火光。

    她深呼吸。

    讨厌的人,终于消失了。

    车子开进了城,就被拦下来了。

    容恒红着眼,盯着宋瑜和容湘楠,“人呢?”

    容湘楠没想到容恒来得这么快,心头慌,立刻就显露在脸上了。

    倒是宋瑜,下车站在他面前,“死了。”

    怒意陡然涌出来,额头上的青筋都绷起来了。

    他咬牙切齿,“她要是死了,你也要陪葬!”

    “呵。”宋瑜丝毫不怕,“你要是敢动我,你连她的渣都找不到。”

    “宋!瑜!”

    “别生气,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我,也能够爱你。”宋瑜的手,攀上了他的胸膛。

    容恒抓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扳。

    咔擦——

    手臂断了。

    宋瑜痛得脸色苍白,依旧没有服软,“呵,弄死我,你也别想见到她。”

    容恒红着眼睛,“我不会弄死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哈……”宋瑜笑了,笑得猖狂。

    她还记得,那个男孩子陪着她走最黑的路,站在一旁,偷看着她笑。

    她也记得,那个男孩子跟她说:“宋瑜,我只相信你。”

    如今,那个男孩子跟她说:“宋瑜,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

    华都。

    一夜之间,变得混乱。

    什么也没有的容家二少爷,发了疯似的,直接放话,要让容家,宋家,从此消失在这个世上。

    别人都以为他只是说大话。

    但接下来的一年里,只要是跟宋家,容家沾上一点关系的企业,都受了一股外来力量的打压。

    就算是梁雪音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想要保住容宋两家,都无济于事。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为当梁雪音,牵出了一些肮脏的交易。

    这些交易里包括很多人不敢想的东西。

    不管是金钱,还是权力,让人震惊。

    这一年,华都动荡。

    不管是商界,还是政界,一片乱。

    又一年。

    思凡服装成了与鹿雅集团旗鼓相当的公司。

    容家的所有产业,已经尽归思凡集团。

    至于宋家……

    一年前查出宋辰峰偷税漏税,违法被判入狱一年,在狱里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不知道怎么着伤了头,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巫献南今天好多了,能够进食。”百里修洋拿着注射器,走到容恒身边,拉开他的袖子,拍了拍他有些苍白的手臂,细长尖锐的针扎进去。

    他问,“这几天睡眠怎么样?”

    男人轻闭着眼睛,“还好。”

    “还好是多久?”

    “十几分钟。”

    “……”

    注射完毕,百里修洋收着东西,“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如果不爱惜,那往后就不用再让我来了。浪费时间。”

    男人睁开了眼睛,看着他,“那个女人怎么样?”

    “你都交待过,不能让她死了。她一直意识清醒,什么都知道。”

    “好。”

    “好好休息。”百里修洋收拾好东西,准备走。

    “你说,她真的还活着吗?”

    百里修洋的手一顿,放下了东西。

    回头看着他,眼神黯淡,仿佛所有的光都已经散尽了。

    他说:“在现在没有找到人体组织,所以,她不可能葬身在那场爆炸之中。”

    “那她,在哪呢?”

    这样的话,他问过无数遍。

    她在哪?

    百里修洋回复不了他。

    他们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人脉,都在找她。

    但是,没有一点痕迹。

    她真的像是消失在这个世上,可总觉得她还活着。

    这个问题,百里修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他们都在等一个奇迹。

    等她出现。

    ……

    半年后。

    容恒走进思凡集团。

    前台喊着,“容总。”

    容恒看过去。

    “刚有人送给您的花。”

    前台抱起一束花,走向容恒。

    粉色的包装,包装纸有点大。

    “这花,很别致。”前台笑着。

    容恒接过花,看到里面的东西,他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僵硬的站在那里。

    花束里,有玫瑰,有棒棒糖。

    他的心脏揪得紧紧的,眼眶干涉,好几次才找回了声音,“送花的人呢?”

    前台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被他这模样给吓得有些木讷,指着外面,“刚走了五分钟。”

    容恒抓着花,转身就往外面跑。

    “从左边走的!”前台又大声补充了一句。

    容恒冲出去,往左边跑。

    跑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他想见的人。

    不是她吗?

    是她的话,她怎么会躲着不见?

    他跑了很远,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一个人。

    “喂,你撞到我了。”男人冲他喊。

    容恒看着前面的路,一眼望不到头,也看不到人。

    他停下来,变腰喘着气。

    转过身,看着那个被他撞的男人。

    那一眼,他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不会道歉吗?”男人挑衅的睨着他。

    容恒眼角抽搐,“……阿瑾。”

    男人勾唇,“难得,你还记得我。”

    “你……”看着跟他差不多高的个头,那张脸也更加的棱角分明,完全没有小孩子的模样。

    “好久不见。”司瑾笑。

    容恒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司瑾轻哼,“怎么,不想看到我?”

    容恒现在满脑子都是找到送花的人,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司瑾,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已经不重要了。

    “你在找送花的人?”司瑾盯着他手上的花。

    容恒眼前一亮,看着他。

    司瑾笑,“我送的。”

    容恒眼神瞬间沉了下来,失望无比。

    看到他这个样子,司瑾笑得更开心了。

    “容恒。”

    轻柔的嗓音如同在天边响起,不真不实。

    容恒听到这个声音,以为是幻听。

    他没敢转身。

    司瑾笑。

    朝他身后努了努嘴。

    容恒整个人都是绷紧的,他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头发像有人抓着往上提,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了。

    他把所有的力气都聚集起来了。

    缓缓回头……

    ------题外话------

    结局有些匆忙,都省略了很多。很抱歉,小希没能撑住。

    感谢大家又陪伴了小希半年,千言万语,只有“谢谢你们”!

    推荐心水水甜宠文《破产后大佬把我宠上了天》我们再相聚!

    简介:

    舒家破产了。

    飞扬跋扈的舒大小姐成了落水狗,是个人都想踩她一脚。

    只是,那个围在在她身边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才照顾你的。”男人冷漠,“别想多了,我对你没意思。”

    对舒小姐没意思的明驰把她留在身边当助理,收买她的朋友,清扫她的敌人,孝敬她的父母,和她出双入对。

    众人:这是没意思?

    ……

    后来——

    有人说:“舒心水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

    知情人:“瞎说。除了颜,她还有花不完的钱。”

    有人说:“舒心水凭着那张脸,魅惑了明驰。”

    知情人:“狗屁。是明驰死缠烂打,才诓了个老婆。”

    还有人说:“舒心水私生活不检点,早就跟人那个了,腰上还有野男人的牙印。”

    知情人:“呃,这个就不知道了。”

    舒心水磨牙:“我那是被狗咬的。”

    明狗: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