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元锦梁墨深 > 第333章 该有的结局
    时间一晃来到三年后。

    此时的海城鼎立着两大企业,一个是元氏,另一个是梁氏。

    “你当时不跟我说梁墨深是家庭主夫吗?为什么他这一天天的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池棠的家中,池棠抱着孩子在那里跟元锦吐槽着。

    元锦逗着池棠的女儿豆豆,笑容无边灿烂。

    最后池棠还是如愿所偿,生了个跟仙女似的女儿。

    元锦闲着没事做就喜欢揉她的脸蛋。

    池棠见此,颇感无奈,她一把将孩子抱回了自己的怀里,一面强调,“我在跟你说话呢。”

    元锦没办法,只能去理一下池棠。“没办法,他一边给我在当助理,一边还要管梁家的大小事,实在是太忙了。”

    “他就算能力强,也不能两头兼顾吧,你看你要不,就将他助理的位置给省了吧。”池棠的视线落在元锦的肚子上,“你说你跟梁墨深结婚也不少时间了,我家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们难道就不准备生一个吗?”

    元锦听到这个就觉得头大,“你怎么跟我妈一样?以前催结婚,结婚后又催小孩,我感觉我要是生了一个之后,你们一定会催二胎的。”

    “不会的。”池棠说,“说起来,我好像最近没有看到你妈妈诶。”

    “她还能去哪儿,你用脚指头想想都该知道。”

    “又去看元华了?”

    池棠猜测。

    元锦重重的点头。

    话说,那年元锦赶回家后就马上查看了元华的手机,果然,每天有不计其数的人来添加她的微信,不计其数的人打电话,也发了短信。

    她有幸接过一个,那头传来的话语,是她上下两辈子没有听过的下流话。

    那些短信与微信验证内容也同样是不堪入目的。

    元华看到她查看手机,疯了似的扑了过去。

    她口中念念有词,“我不是……我不是那种人尽可夫的随便女人。”

    “你不是,不是。”

    陈玉看到这里,马上抱着她安慰的。

    那时候,元锦才知道,原来元华的精神早就出了问题。

    陈玉也就是因为这个,才处处维护她的。

    “你难道都不觉得你妈妈偏心吗?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起码有三百五十天守在元华身边,你父亲那家伙刚开始说一下,现在可好,也跟着你妈妈去照顾元华了。”

    说起来,池棠还是很不喜欢元华。

    元锦此时说出了当年陈玉经常说的一句话,“她没有亲妈在身边挺可怜的。”

    “那你呢?你亲妈整的跟她亲妈一样,你心里都没事?”

    现在的池棠说的也就是她当年讲的。

    元锦笑说:“她的可怜是因为她妈妈没有教她如何正确的与男性相处,我们家豆豆以后可一定要好好教一下。”

    说起这个,池棠也觉得当时被骗的自己缺乏一点教育,“我当然会的了。”

    元锦戳着豆豆的脸,“小豆豆,笑一个。”

    豆豆天生聪明,当即笑得无边开怀。

    元锦也跟着笑着。

    池棠见此,唇角也是忍不住勾了起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破了此间的安逸。

    “哪位?”

    元锦一面问一面准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挺拔的男人,他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整体的气质偏温柔。

    这正是邢泽。

    一看到他,池棠的脸就垮了下来。

    “锦锦,门还是关上吧,某些东西实在是脏眼睛。”

    邢泽一听,马上抵着门,“池棠,我错了,都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

    每次两人见面,邢泽必要认一下错。

    而每次,池棠也都懒得理他。

    可是豆豆不一样,一看到邢泽就开心的拍手鼓掌,然后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步的向着他走去。

    口中含糊不清的喊着:“爬爬。”

    “你听见没?孩子都叫你爬。”

    “哪有,孩子明明叫我爸爸呢。”

    邢泽一把将豆豆给抱起来,父女俩的感情看起来很好。

    也就只有到这个时候,池棠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计较。

    这还得说到当年,池棠生产的时候。

    当时的池棠难产大出血,但又因为血型特殊,处在生死关头。

    邢泽一个人跑遍了全城,求了许多人,才救了池棠母女的命。

    之后,池棠昏迷,他就在边上等着,后来,池棠好了,但他却生了一场大病。

    在那之后,池棠虽然也没有给他好脸色,但起码也算是接纳他了。

    元锦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突然在想,如果梁墨深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回不是别人催促,是她自己也想要孩子了。

    元锦是个想到就会去行动的人,这不,想到这一出后,就马上跑回家了。

    她找出当年安结香从大洋彼岸寄给她的新婚礼物——一件薄到透明的真丝睡衣。

    由于当时格外嫌弃,所以一直压在箱底,好在东西质量不错,到现在也没变型。

    这晚上,元锦就将这睡衣给换了过来。

    也幸好,最近这几年她的身材没什么变化,穿得还是正好。

    就是……有些羞耻。

    元锦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马上躲进了被窝。

    梁墨深回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室内静悄悄的,也没有开灯。

    梁墨深本以为元锦是睡下了,也就轻手轻脚的挪到了床前。

    他轻手轻脚的脱了衣服,准备去洗漱一番。

    这正回头,就听身后传来猫一般的声音。

    “你都不先看看我吗?”

    元锦拉开台灯,被子也掀开了一角。

    梁墨深回头的刹那,只觉得血脉喷张。

    那眸光炙热,饶是已经想好了一切的元锦也有些害羞。

    她下意识将被子放下,梁墨深的手却快一步的伸了出来,将被子给掀开。

    “如此美景,要是藏了就浪费了。”

    元锦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要将身子往下藏。

    梁墨深扯开领带,缠住元锦的手腕,脚也迈向床榻。

    元锦没有反抗,双手举高,将梁墨深套在臂弯内。

    “梁墨深,我想要孩子了。”

    她看着他的脸,小声吐出这几个字。

    怕是没有正常的男人能够受得了,梁墨深当然准备回应她。

    只是,这衣服都脱了,元锦却突然干呕。

    她一把推开梁墨深,跑向洗手间。

    梁墨深咬着牙,他好像接收了两个信息。

    一是元锦的想法成真了,二是他今晚注定要度过一个难熬的夜晚了……

    这孩子,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可不管怎么样,他也只能收敛自己,先去照顾好元锦。

    生活还在继续,每个人似乎都得到了他该有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