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向宁霍云琛 > 第697章 离开
    “向宁。”陆之昂上前,被霍云琛挡住,站在原地看着向宁被霍云琛带上车离开。

    “陆云知还好吧?”向宁轻声问。

    “她没事,我已经让人送她回去了。”霍云琛抱着她,“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有这个在手上,陆云波不敢对付徐家跟霍家的。”向宁拿着录音笔,“陆云波不会伤害沈若清……”

    “但是沈若清也不敢跟陆云波说起孩子不是他的,”霍云琛轻声开口,“不然她也不会伪造dna鉴定报告了。”

    “那……之后呢?”向宁问。

    “走一步算一步。”霍云琛唇畔贴在向宁发丝,“让沈若清承认自己,这也算是给了陆云波一个人情,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

    “嗯,”向宁应声,随后接着道“那你跟霍爷爷……”

    “放心,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霍云琛轻声允诺,“不过,最近暂时不会回霍宅。”

    周放开着车子,透过后视镜看向他们,嘴角扬起。

    “只是不知道你五哥之后会怎样。”向宁轻声说着,“他一直以为陆云波是他的父亲,结果并不是。陆云波也是可怜,喜欢沈若清那么久,结果没一个孩子是他的。”

    “这事情我们不管,我们只要过自己的安稳日子就好。”霍云琛说着,从口袋里拿出碎钻手链戴在她手腕上,“这里面的录音芯片重新放进去了,以后出门记得戴着。”

    “那一份录音,你给沈岭南了?”向宁问。

    霍云琛沉缓开口,“嗯,必须要他合作才可以,其他的我们不干涉。”

    “首都那边,就让他们自己狗咬狗,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徐氏……你看着办。”霍云琛抬眸看向她,“只要沈若清跟爷爷的合作不再继续,霍家对徐家不会有威胁。”

    “那徐子尧,等曼安呢?”向宁问。

    “牢狱之灾免不了,陆云波这个总统依旧是他,一个国家的总统不能随意变动,不然会有恐乱的。”霍云琛淡淡的说着,“你希望谁继任?”

    “我无所谓,”向宁浅笑一声,“我只想过安生的日子,徐氏……还是徐文州打理为好。等曼安,徐子尧,邓文斌,必须进去。”

    “好,一切都依你。”霍云琛应声。

    ……

    第二日,高山新闻上报道了一份名单,名单上的成员悉数落网,包括徐子尧和等曼安还有邓文斌。

    向宁站在银行门口,看着对面的屏幕上报道着的内容,将银行刚刚交给自己的钥匙递给了一侧的周放,“这个你交给你们先生。”

    周放伸手接过,“太太为什么不自己交给霍先生?”

    “我想去一趟陵园,车子我先开走了。”向宁说完,抬脚走下台阶,直接坐进车内,启动车子离开银行门口。

    霍云琛开完会议出来,并未看到周放带着人过来,“向宁呢?”

    “太太说,要去陵园。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周放递给霍云琛一个小钥匙,霍云琛伸手接过,拿出手机拨打了向宁的电话。

    电话一头显示对方已关机,霍云琛接着再打,却依旧关机、

    霍云琛回到办公室拿起车钥匙离开,周放见此便知道向宁一定是不见了,“我去联系邢队。

    陵园,向宁站在墓碑前,放下手中的花。

    “我准备离开一阵子,暂时不会来看你们了。”向老的墓碑跟向思思的墓碑放在了相邻的位置。

    “徐子尧跟等曼安已经进监狱了,沈若清回到了陆云波身边,沈岭南被撤职。”向宁轻声说着。“沈若清一直想要的自由跟权势悉数成了泡影。”向宁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真的都想好了?”身后传来徐文州低沉的声音。

    向宁转眸看向他,“我已经没了一个孩子,我不想保不住他,”

    “你这么离开,他会发疯的。”徐文州放下手中的花,低眸看向她尚海平坦的小腹。

    “那就辛苦你,多承受些。”向宁浅笑一声,“我需要给自己时间散散心,对宝宝也好。”

    “我联系了仲镇,给陆云知恢复她原来的样子。”向宁淡淡的说着,“你的身体……记得按时吃药。”

    向宁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这是琴瑟帮我要到的,你有时间可以自己联系去看一下。”

    徐文州伸手接过,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神经科专家几个字。“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第一个知道的居然是你。”

    “因果循环吧。”向宁回眸看了一眼墓碑,“我先走了。”

    “我送你。”徐文州跟在向宁身后,将人送至陵园门口,看到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施南生从上面下来,“我让我母亲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可以在那边好好的休息、”

    施南生身上还穿着病号服,伸手递给向宁一把钥匙。“这是别墅钥匙、”

    向宁接过,“谢谢。”

    车上下来两个保镖,扶着向宁走上车,车子启动离开陵园门口。

    “向宁走得了吗?”施南生站在一旁问着徐文州。

    “我已经吩咐了云知拖延霍云琛。”徐文州淡淡的说着,“不过有可能没效果。”

    云水居门口,陆云知站在大门口。

    门外看到她,立马上前,“太太,您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我……散散心,就走回来了,开门吧。”陆云知缓缓开口。

    看着大门打开,走进去一步一步的走进云水居。

    门外立马联系了周放,“周特助,太太回来了、”

    同一时间,正在开车的霍云琛接到电话,立马调车头,朝着云水居而去,一旁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擦肩而过。

    陵园门口,施南生问着徐文州,“你对那个女的一点感觉也没?不怕她被霍云琛直接杀了?到时候你孩子可就没母亲了?”

    “他不会的。”徐文走瞥了他一眼,抬脚走下台阶,直接坐上车。“上来吧,我送你回医院。”

    徐文州低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跟着坐进车内。

    ……

    ‘砰

    云水居的客厅,一张玻璃茶几被霍云琛直接一脚踢碎,“徐文州可真行,居然叫你来冒充!”是当他眼瞎?

    “徐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陆云知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徐先生没让我来冒充,只是来送东西而已。”

    霍云琛伸手接过,看到是一张照片,照片背面写着,“三个月后回,胎不稳。散心”

    男人黑沉的眸子看向陆云知,“这是真的?”

    “是的,检查的时候我陪着她去的,徐先生说我有经验,就让我陪着去,不过我是带着口罩的,你放心没人发现我跟她一样的。”陆云知立马解释着。

    “我觉得让向小姐去放松一下也挺好的,怀孕了,容易情绪起伏不定,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可以让她不用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情。”陆云知补充道。

    霍云琛吩咐人将陆云知送走后,便联系了邢凌云,核查处境记录,但都没查到。

    霍云琛从口袋里拿出周放转交给自己的钥匙,随即去了银行,在银行打开了一个柜子。

    柜子里放着的是向宁生母的一对耳环,还有一张卡片。

    卡片的正面画着丘比特。

    “太太是想说,太太对您心动的时间是在那个时候吗?”周放站在一旁,提醒着霍云琛。

    男人翻到卡片背面,上面写着。‘安胎’两个字。

    ……

    半年后。

    在新加坡的私人别墅院子里,女人挺着肚子站在鱼塘前。

    佣人端了准备好的水果搁在一旁,看女人在逗弄着池塘的鱼,笑了笑。

    他们太太逗鱼就跟逗小猫一样,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在池塘上挑逗着鱼。

    关键是鱼也吃她这一套。

    身后男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服走过来,看到她撑着腰的手,微微蹙眉,上前主动扶着她的腰。

    向宁转眸,在看到对方是谁后,眼底腾起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