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刚走出几步,背后就传来凌霄震惊的喊声,“靖儿……。”古靖瑶就要转身,却被林舒流用力控制住,他用力的拦住她的肩膀,意志坚决的不放手,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无比的灰暗,古靖瑶侧头看着他。

    他带着一股恐惧的语气对古靖瑶说道,“靖儿……不要回头……就这样离开好不好?……别回头,跟着我离开……好吗?”

    之前一直被古靖瑶压在心里不安和恐慌全都一下涌上了心头,整个人变得浑身僵硬,她看着林舒流灰暗的脸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隐瞒了什么?还是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舒流被她这一问,身子一下变得僵硬起来,灰暗的脸色变得泛白,又泛青,良久,才带着苦笑轻轻的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这是一句陈述句。

    古靖瑶用力的抓住他的手掌,解释道,“我没有不信任你,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不让我回头?到底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我要看。”最后一句带着斩钉截铁的坚定。

    林舒流满眼悲伤的看着她,任由她拿来他的手,看着她慢慢的转身。

    古靖瑶转身之后会看到一副自己不能接受的画面,可转身之后,看到凌霄依旧好好的躺在那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刚松了口气,身子也慢慢放松下来,她正要询问凌霄的时候,就看到他惊恐着一双眼睛看向他们,准确来说,是看向林舒流。

    她的心不断的下沉,身子又一瞬间变得僵硬起来,她慢慢的转身看向林舒流,只见他侧着身子,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她,温柔的说道,“靖儿,我们走吧!”

    古靖瑶忍不住的颤栗起来,她带着一种恐惧的声音对林舒流说道,“林舒流,你转身,转。”

    说道最后一个转的时候,她已经带着哭腔了。

    林舒流脸上的微笑一下收了起来,站在那里,就这样看着古靖瑶,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哀求的说道,“靖儿,我们走吧!”

    古靖瑶再也忍不住,伸手拉了林舒流转身,在看到他的后背之后,她一下瞪大了双眼,眼中不断的涌上泪水,呆滞一瞬之后,她不知所措的颤抖着双手,想要给他堵住那个洞口,却不知道该怎么堵,嘴里不断的说着,“堵上……”

    又慌乱的想要找东西,在发现周围没有什么东西的时候,整个人泪流不止的手足无措,林舒流则抓住她不停拍打自己脑袋的手,继续轻轻的说道,“靖儿,我们走吧!”

    听到他说走,她恍然大悟似的,整个人像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人,满脸泪痕的用力回握住林舒流的手,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对,对……,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我有办法的……我有办法的……。”

    只是两人刚走到门口,林舒流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脸色白的吓人,古靖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用力的想要背着他走出去,“林舒流……你起来,……我有办法的……我行的……我知道我能的……我能救你的……。”

    林舒流则一把抓住她,带着低沉的声音说道,“靖儿……别这样,你停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你别说……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你坚持住……我一定会能救你的……。”古靖瑶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悲伤的说着。

    林舒流用尽全力的按下她,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灰败的脸上带着微笑对她说道,“靖儿,我可能要失言了,这一次,我可能没办法在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了,一想到不能见到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我心里就好遗憾,我还想着……。”

    “别说了,别说了……你肯定会看到他出生的,难道你想让他一出生就没有爹爹吗?”古靖瑶颤抖的说道。

    林舒流身子一顿,眼角浸出泪水,他看着古靖瑶的脸继续说道“我还想着,等他出世后,一定要把那些我从未拥有过的爱给他,让他像你一样,成为一个到哪里都能温暖人心的太阳,孩子的名字我早就想好了,不管男孩女孩都可以用,就叫林舒阳,你觉得好不好?”

    古靖瑶和他一样,两人面对面的跪着,听到孩子的名字,她眼泪一直流,嘴里再也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的点头。

    林舒流笑了笑,又继续说道,“靖儿,我很开心,很开心能得到你,谢谢你……,让我从黑暗的地狱中走了出来,和你一起并肩走在太阳下,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你要好好的,不要难过,我一直都在的……谢谢你,让我有了孩子……我真的很……很幸福……。”

    说完这些话后,他伸手擦了擦古靖瑶脸上的泪痕,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她紧紧的抱紧在怀里,对着她的耳边说道,“我……爱……你……。”这句话连着眼角的泪水一起滑落,抱着古靖瑶的手也慢慢从她背上滑落下来。

    古靖瑶随着这个滑落,整个人一下静止了,环住林舒流的手却越来越用力,整个人就这样一直抱着他,良久,才无声的贴着他的耳边说道,“我也爱你。”

    林舒淇等人终于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古靖瑶半跪抱着已经没有呼吸的林舒流,等他们从悲痛中回过神来想要把两人分开的时候,不管他们怎么用力,还是无法将古靖瑶的手从林舒流身上拿下来。

    后来没有办法,只得把古靖瑶弄晕,让林舒流入土为安,因为她已经抱着林舒流很多天了。

    林舒淇看着古靖瑶的睡颜,想着她抱着他皇兄的尸体,怕有人来抢走,所以只得一直抱着,嘴里不断的说着,她可以,她能救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忍不住的难过起来,走到林舒流的灵位前,想到他皇兄早就准备好的那道传位给他的圣旨,于是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一定要完成他们的心愿。

    在他刚下定完决心,就得到了古靖瑶消失不见的消息,他震怒不已,却又恐慌不已,可把整个皇宫都翻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她,想到那个灵动的女子,他终还是下令不在寻找,因为这里不适合她。

    三年后。

    古靖瑶牵着一个白糯米团子般的小男孩走在彩衣镇的街上,给他讲着她和他爹爹的事迹,而小男孩则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在她说的激动的时候,还会补充两句,因为这些事,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都能倒背如流了。

    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人影看着他们的背影注目很久,嘴角带笑,一身白衣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