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啊,已经怀孕了,差不多有八周了,已经看到了胎心,不过叶酸的话,回去可得按时吃的。”

    看着b超图上的影像,靳瑶整个人都是颤抖着的,她居然又有孩子了。

    嘴角不由自主地就上扬了起来,“我知道了医生。”

    “一会儿你去验血,也就是孕三项,我们看看这个数据。”

    “如果数据不好的话?”

    “就需要保胎,不过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在家好好养着,三个月后过来建卡立档案就好了。”

    “哦,那麻烦医生了。”

    医生开了单子后,瞥了一眼在外边的唐亦臻,“跟你来的这个是?”

    “他是我舅舅,孩子的父亲没有来。”

    医生说,“哦,这样啊。”

    靳瑶不太理解,“医生您想说什么?”

    “我们国家现在需要登记一些资料的,下次检查的时候叫上孩子父亲来吧,有些注意事项还是要两人一起知道的,毕竟孩子也不是一个人的,是吧?”

    靳瑶脸色有点难看,不过也没有当面说什么,直接接过医生开的单子,“我先去抽血。”

    “去吧。”

    化验结果出来后,数据值都是很好的,这可是让靳瑶松了口气了。

    医生随后又交待嘱咐了几句后,靳瑶谢过医生出来了。

    回到车上。

    靳瑶一直在看着b超图,脸上始终都是带着笑容的,这样的笑容在有记忆的她身上也很少看到的。

    看到她这个模样,唐亦臻眼里有些热,“瑶瑶,你看,是真的。”

    靳瑶满脸雀跃,“舅舅,你说,是不是他回来了?”

    “是孩子又回来了,他舍不得妈妈,就又回来了。”

    靳瑶笑着笑着,眼泪就哗啦啦地下来了。

    唐亦臻赶忙拿出纸巾来,“你现在是要当妈妈的人了,这怀孕期就不要胡思乱想什么了,这还哭上了,可不好?”

    “我只是太开心了才哭的。”

    “那也不能哭,应该笑着的不是吗?”

    “嗯。”

    唐亦臻挥手让司机开车。

    “瑶瑶,现在你有什么打算,不告诉霍靳宴吗?”

    靳瑶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我现在暂时还不太想见他,舅舅,如果他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挡挡。”

    “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的,告诉我好吗,如果你不愿意再和他在一起,舅舅也支持,总之不管什么决定,都是无限支持的。”

    靳瑶其实心里是真的非常乱的,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出抉择,“我现在心里很乱,让我静一静吧。”

    “好。“

    回到唐亦臻的家的时候,霍靳宴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那里。

    “舅舅,你让司机停车,我不想过去。”

    唐亦臻明白靳瑶如今的纠结,明明之前互相折磨得这么痛苦,失去记忆后还是一样对那人动了心,现在还怀里那人的孩子,心里头纠结是一定的。

    “那你出去走走也好,晚一些我过去接你。”

    靳瑶点头,下了车。

    她哪里也没有去,就只是在房子后边的一个露天花园里坐着。

    大概坐了才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唐亦臻过来了。

    靳瑶看着他,“他就这么走了?”

    唐亦臻笑了,“怎么,希望我留下他吃饭?”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当然知道你的意思,他只是过来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他知道你心里对他有怨气的,他让你多等他一点时间,让他处理好一切对你有威胁的人和事,就来找你赎罪弥补,如果你不愿意,他也不会打扰你。”

    这话听得靳瑶心里很不是滋味。

    “瑶瑶,这么久时间以来,他的改变我都看在眼里,他是爱你的。”

    “舅舅,我突然想到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

    “晓晓怀孕了,差不多三个月了。”

    听到这个,唐亦臻蓦然是想到了什么,一脸震惊,“你说的是真的。”

    “其实我想问的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你知道……”

    “是我。”唐亦臻居然直接就认了,这让靳瑶有些措手不及。

    “你自己回家,我去找她一趟。”

    看到唐亦臻匆忙的身影,靳瑶真是觉得,果然自己的媳妇和娃儿最重要。

    唐亦臻跟秦晓晓算是成了。

    而靳瑶本来以为自己应该可以好好放一放和霍靳宴之间的事情的,只是脑袋里却满满的都是他,这让她几乎是辗转反侧。

    整整一周过去。

    他居然都没有再来这里找她一次,越想心里越是不舒坦,凭什么啊。

    气呼呼地下了楼。

    却刚好碰上准备出门的唐亦臻。

    “舅舅怎么了?”

    “霍羽那边动了手,霍老爷子不肯交出公司印鉴,被他派人偷袭,不过霍靳宴及时发现,跟他父亲的车子换了。”

    靳瑶整个人几乎是愣住了,“他怎么了?”

    “听说受伤不轻,已经三天了,都没有醒来的迹象,我说过去看看。”

    “我也要去。”

    “瑶瑶你现在不方便过去。”

    靳瑶哪里管多少,匆匆上楼披了一件外套就下来了,“舅舅快走吧。”

    看她焦急的模样,唐亦臻就知道,这个丫头真的是嘴硬心软。

    自己帮霍靳宴这一次,希望可别再辜负她了,不然他一定跟他没完。

    医院里。

    霍靳宴静静地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脸色惨白,这让靳瑶看着有些站不住。

    医生告诉她,霍靳宴出车祸的时候撞了头,伤势有些严重。

    如果脑部出血的话,还需要做手术,可是现在他昏迷不醒,医生暂时还需要观察适不适合做手术。

    不过眼下情况不太乐观。

    靳瑶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满眼担心,“霍靳宴,孩子又回来了,你就不想看看他吗?”

    “霍靳宴,如果你醒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欠了我这么多,你还没有还清楚呢,你这样一身的债,我不可能让你走的。”

    “霍靳宴,你醒醒好不好?只要你醒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手突然被人反攥住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霍靳宴缓缓睁开眼睛,哪怕脸色苍白,却还是满眼的笑意。

    “你……”靳瑶嗔了一声,“你早就醒了,你骗我!”

    文谦走进来刚好见到靳瑶质问霍靳宴,赶紧解释,

    “霍总没有骗你,这一次是万幸中的大幸,也是为了让霍羽入局,万幸已经解决了。”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霍靳宴死死地抓着靳瑶的手,“瑶瑶我头被撞了,也没有失去记忆,说明老天爷真的是想我好好的补偿你,补偿所有对你的亏欠。”

    “就知道说这些话而已。”

    霍靳宴满脸真诚,“我说到做到。”

    这下靳瑶脸上的笑容才算是有了温度。

    接下来,两人联手,剥开了许沁的真面目,那一刻,她才真正的感觉到心死。

    “靳瑶,我为什么永远比不上你?”

    靳瑶看着她,似是怀念起从前的时光,她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颖儿,我从未想过与你争什么,你输给的,是自己的嫉妒之心。”

    七个月后,女儿降生,霍靳宴给靳瑶一个世纪大婚礼,让所有人见证他们失而复得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