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7章

    容安面见白清灵,将自己的猜想告知了她。

    果然,在宫城的一个角落,找到了被打晕的侍女。

    然而,这些再如何猜测,也不过就是猜测罢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至多,只能够追究到被假冒的侍女头上。

    “从今天起,京中的贵妇不论谁来探望,都不准再进宫!”

    白清灵下了懿旨,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容锦凰有半点不利!

    既然这容若有本事易容成这么多人,那就难保不会混在其他人之中进来再生变。

    凤鸾殿人员的往来,也需得严格地控制起来。

    与此同时,容钰前几日在猎场上通过跟踪容若,也追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他将一份口供交给了白清灵,面色凝重地说道,

    “收买他人查不到身份,想来是乔装打扮过的。”

    又是易容!白清灵紧紧地攥住拳头,线索千般,可是就是找不到直接证据来指正容若,他们有再多份的口供都无济于事!

    事情正陷入了僵局之际,楚临冰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那就制造一个直接的证据好了。”

    他目光森然地看着地上一直没有收拾的碎碗,仿佛是要将其看穿,楚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容若加在容锦凰身上的痛苦,他一定会千倍万倍地讨回来!

    “你最好,将她好好地拴在摄政王府。”

    楚临看向容安,用看命令的语气说道,容安皱了皱眉头,他这样一说,显得容若好像是一条疯狗。

    但其实仔细想想,她的所作所为,同一条疯狗也没有了什么区别。

    楚临并没有要听他回复的意思,而是一转身,回到了容锦凰的床边。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角,眼神不复方才的冷漠,而是温柔似水。

    “阿凰,孤会扫除,一切横亘在我们中间的东西,还你一个清明。”

    楚临在容锦凰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他可没有她那么好的脾气,已经到了该算总账的时候了。

    躺在床上的容锦凰眼皮微微动了动去,却依旧没能睁开眼睛,

    她并没有失去意识,甚至,她将外界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她知道楚临说的每一句话,也知道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了。

    容锦凰多想睁开眼睛告诉楚临,自己没事。

    可是她好像困在了这片天外之境,不管自己怎么跑都跑不出这里。

    楚临说的每一句话她也都在回应,可是她也清楚,他什么都听不见

    自己拼尽所有的力气,在外界能够做出的,也不过是像巧合一样的颤动罢了。

    容锦凰瘫坐在这片无人之境,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了一道极为温柔的声音,是白憧笙!

    “阿凰,对不起......”

    白憧笙伏在容锦凰的床前,脸上带着几分歉疚。

    容锦凰眉头一皱,白憧笙为何要跟她道歉?

    还不容她细想,白憧笙接下来的话更让自己迷惑,

    “皇姐不能再陪着你了,等你醒来,我应该已经离开了京周。”

    白憧笙要去哪里?容锦凰想要问她却问不出口,只能被困在这里干着急,隐约觉得她可能要做什么“蠢事”!

    “你们都觉得我喜欢无忧,不过贪图一时的新鲜,但其实不是,我现在还想着他就是最好的证明。”

    容锦凰心一惊,果然和无忧脱不了干系!

    自己前段时间因为容若的事情,对白憧笙多有忽略,她表现地一如往常,容锦凰便以为,她和无忧之间已经结束了。

    早该想到的,白憧笙并非是喜新厌旧之辈!

    容锦凰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令她胆寒的想法,白憧笙同她告别,不会是要去灵安寺吧?

    遁入佛门,借此同无忧朝夕相处?这听上去确实是她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白憧笙轻轻地握着容锦凰的手,正是因为知道容锦凰不会任何回应,所以才选择同她讲,

    “我忘不了他,可是他也不愿意再见我,南境军务紧急,父皇已经派了沈家军前去支援,这次,我也会跟着一起去,像你一样,当一个心怀天下的戎国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