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砖:番外 > 番外:龙图腾,大争之世(上)【起点独家番外】
    云烨抬头看一看阴沉沉的天空,那里有一道橘红色的闪电正巧撕破了云层。

    胯下的旺财无奈的悲鸣一声,随即,就把硕大的脑袋埋进云烨的怀里。

    “咔嚓嚓!”

    雷声虽然比闪电慢,终究还是到来了,声音非常的大。

    云烨用手按住旺财的两只耳朵……这孩子从天变以来,就开始害怕打雷了。

    还以为闪电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想到,天空中的闪电却好像没有休止,一道道闪电几乎同时在暗黑色的云层中亮起,相互交织如同蜘蛛网一般。

    然后,炸雷就接连不断的响起,如同天崩一般。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云烨用沙哑的嗓音唱起了这首属于胡人的歌。

    不是他不会唱唐人的小调,而是此时此刻,天色阴沉如铁,大地荒凉如初,有这样一首豪迈的歌曲唱出来,能给自己提气不少。

    程处默身上的伤势很重,尤其是刚才两人从战阵中冲杀出来的时候,为了掩护云烨突围,程处默以及他们身边最后的二十余骑,已经全部折损在了大河边。

    云烨往程处默焦渴的嘴巴里灌了一些清水,这让他的精神变好了一些,一把握住云烨的手道:“拿下朔方城,我们的兄弟是不是就能复活?”

    云烨张开手,一股淡黄色的火苗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掌心,程处默瞅着火苗,笑着对云烨道:“还有一百二十里,就是朔方城,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叶子,你说,好好地世界为何在一瞬间就四分五裂了呢?为什么好多熟悉的人一夜之间就不见了呢?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叶子,为何会一下子出现三座长安城呢?”

    云烨叹口气道:“关中本来就有三座长安城,一座是汉长安,一座是唐长安,一座是明长安,原本的汉长安早就废弃了消失了,而明长安还没有出现呢,现在,天机紊乱,它们一下子就全部跳出来了。”

    “为什么啊?”

    云烨叹口气道:“我要说这都是我的错你信不信?”

    程处默道:“叶子你确实比较厉害,还没有厉害到能一下子变出三个长安城来的地步。”

    云烨苦笑一声,很多时候自己说的话都是实话,偏偏就没有人相信。

    现如今,自己手中有四道皇龙气,只要再凑够一道,就能扭转这个混乱的时空,至少可以让时空倒转一下,先让长孙冲他们活过来。

    那个极为神秘的人物云川说的非常正确,穿越者才是每个世界里最大的害虫。

    云烨虽然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用什么法子才能攻下朔方城。

    也不知道此时的朔方城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如果是一座荒城就最好了……

    云烨挖了一个地坑,将程处默放在坑里,又在上面覆盖了一些风滚草跟芦苇,他很希望程处默能坚持到他攻下朔方城。

    离开的时候,看到程处默的手从风滚草里探出来,原本是拳头,最后,他的大拇指弹出来,这给了云烨非常大的安慰。

    “旺财,我们走——拿下朔方城。”

    云烨骑着旺财一路向北,而程处默的那只手一直没有收回去,就像这荒原上的路标一样。

    旺财奔跑起来的时候,就不害怕天上的惊雷了,同时,云烨的心境也放得很轻松,不论能不能拿下朔方城,只要自己尽力就好了。

    人力总有穷尽的时候,而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

    战马轻捷的荒原上狂奔,而前方的原本铁灰色的云彩此时彻底的变成了乌云,只有橘红色的闪电依旧在如同山岳一般沉重的云彩中不断地闪现。

    一道沙墙从乌云与荒原交接的地方陡然升起,荒原上的荒草瞬间就被这道沙墙给湮没了。

    云烨给旺财戴上护罩,他不想让沙子进入到旺财的肺里。

    同时,他也将残破的斗篷蒙在头上,既然这道沙暴躲不开,那就冲进去算了。

    沙暴还没有到来,鬼哭狼嚎一般的风声率先入耳,旺财惊惶的大叫一声,云烨将手按在旺财的脖子上,才让他安静下来。

    看似移动的很慢的沙墙,几乎是一瞬间就把云烨跟旺财一起吞了下去,此时,天旋地转,粗粝的砂砾打在铠甲上如同敲鼓。

    云烨跳下马,抓着旺财的缰绳,牵着他艰难的向前一步步地挪。

    天机紊乱之下,所有人辛苦经营的大唐不见了,刚刚富裕起来的大唐百姓们消失了,世间却多出来了很多只存在于史书上的人。

    在这一年多不停征战的日子里,云烨与曹操的虎豹骑战斗过,与刘备的白耳军战斗过,最离谱的是,他还与常遇春的健妇营厮杀过。

    现在,云烨只希望在朔方城不要遇上铁木真的游骑兵……

    好在,这些人相互为敌,而云烨统领的几兄弟才有活命的空间。

    大家都是为了让这时间洪流变得正常起来,却没有人知晓如何才能让世界回归本来。

    直到云烨在与曹操麾下名将张辽争夺长安的时候,在勠力斩杀张辽之后,在怜惜这员早就逝去的东汉名将的时候,却无意中从他的脑袋里得到了一道皇龙气。

    有了皇龙气,自己身边原本还在不断减少的同伴,就不再减少了,可惜,不仅仅是云烨发现了皇龙气,其余的人也发现了皇龙气……

    皇龙气存在于很多人的身上,然而,只有斩杀了带有皇龙气的人,才能唤醒自身的皇龙气,据此,云烨相信,不论是谁,只要收集齐全了皇龙气,那么,他原本的世界就会在瞬间还原成天变之前的模样。

    所以,不管对手是谁,每一个被天机留在这里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杀死对方,从对方的手中夺取皇龙气。

    没有怜悯,没有饶恕,没有联盟,有的只剩下厮杀,只剩下兵刃砍进肉体的声响,人们就像动物一样的相互厮杀,却不死不休。

    一颗沙枣树出现在沙暴中,云烨抓住了沙枣树光秃秃的枝干,旺财躲在云烨的身后,云烨手中的皇龙气点燃了这棵沙枣树,火焰立刻笼罩了沙枣树,只是沙枣树上浓烈的火焰被沙尘暴扯成了一面火焰模样的旗帜。

    有了这一道火焰旗帜,沙尘暴瞬息之间就停止了,停止的非常突然,就连漂浮在半空中的沙尘,也因为失去了风力的驱动,从半空中跌落,就像下了一场沙尘雨。

    黄河就在身边,只是没有在地面上,而是出现在半空中,像是从云层里探出头来的一条青龙,最后匍匐在云烨的脚下,恢复成一条普通的河流,发着呜咽声流淌向远方。

    焦渴的旺财想要喝黄河中的清水,却怎么都喝不到,明明近在咫尺,它的嘴巴探过去,那条河就向远方挪两尺,继续向前探,黄河继续向后移。

    云烨的目光落在黄河水上,这道黄河水清凌凌的,就像是一河青玉冻在缓缓流淌,无数的画面在平静的河面上不断出现,又不断地消失,一张张带着名字的脸,在河面上出现,又随着黄河水一起流淌去了远方。

    所以,云烨通过这些画面,认识了很多原本陌生的人——云琅,云铮,云初,云昭,云川,铁心源……而这些人的记忆也如同流水一般进入了他的脑海……唯独缺少云川的记忆。

    云烨拼命地想要汲取云川的记忆,可惜,出现在黄河水面上的云川影子,却长着一对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诱惑力,如同黑洞一般,喃喃自语着希望云烨能够投入到这一双眼睛构成的黑色旋涡中。

    长久之后,云烨将目光从黄河水面上收回来,云川那张充满嘲讽的面孔也随着一个漩涡消失在河面上,最终,整条大河也从半空中消失了。

    只留给云烨一个冷冽而又清明的荒原世界。

    历史从来都不告诉你一些好消息,我们从历史中接纳的九成以上的消息都是坏消息。

    人们喜欢记录伤痛,让后来者戒,可惜后来者并不会记住教训,只好把自己的苦难继续记录下来让后来者戒。

    史家是一群吝啬的人,他们不愿意把快乐的消息记录在史书上,他们或许认为快乐不过是一瞬间的幸福,只有痛苦才是永恒的东西。

    通过这些消息,云烨终于明白了,他的盛世大唐去了那里,他的盛世大唐已经定格在了历史长河中,再也出不来了。

    死掉的人,既然死掉了,那就是真的死掉了,活不过来……

    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黑色线,那就是云烨此行的目标——朔方城。

    尽管知道拿到了朔方城的皇龙气都不可能让死去的人复活,云烨还是决定向这座目标城池发起进攻,毕竟,这是所有兄弟们临死前的渴望,他们相信云烨可以攻破朔方城,拿到皇龙气,将他们从最阴暗的地狱中拯救回来。

    “杀啊——”云烨上马,举起马槊指向了远处的朔方城。

    一群风滚草像是从地狱中突然涌出来,蹦蹦跳跳的停在云烨的马前,旺财没有动弹,云烨的马槊也没有挑走这些碍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