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六十六章 交代
    吐了一会,方平眼睛含泪地抬头看向那个王八蛋。

    不是真哭了,是吐的时候实在憋不住,眼泪自己流下来的!

    他看别人,别人也盯着他在看。

    见方平抬头,眼中含泪,国字脸的中年壮汉有些歉声道“抱歉,让同学们受到惊吓了。

    别哭,事情已经解决了……”

    “我没哭!”

    方平马上否认,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

    汉子也不反驳,这话刚刚不该说,年轻人哪能被这么打击,被人打哭了虽然是事实,可面子还是要有的。

    普通学生,自己就不用管了。

    可眼前这个学生,未成武者,居然和一位一品境的武者纠缠到现在,大有前途!

    这种人,还是要适当照顾照顾的,说没哭就没哭吧。

    方平见他这副模样,有些郁闷,也不再说,急忙道“你是什么人?”

    “侦缉局的。”

    “他们呢?”

    方平侧头看了一下被爆头的妇人,又有想吐的冲动。

    “一群宣扬灭世言论的疯子……”

    汉子简单说了一句,这时候,后面又来了几人。

    汉子转头道“带回去!”

    妇人被他一拳打死了,那个男的也倒在地上不动弹,不过还有呼吸,应该没死。

    后面跟来的几人连忙开始收拾现场,方平又扫了一眼妇人,微微侧头,不想继续看下去。

    他们在收拾,汉子则是再次歉声道“这次实在是抱歉了,你伤势如何?”

    “没事……”

    刚说完没事,方平忽然感觉手臂剧痛,稍微感应了一下,骨头没断,却是疼痛难忍。

    见方平吸气,汉子连忙道“去医院看看吧,需要的费用我们全部报销。”

    方平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臂,没接话,而是问道“其他同学没事吧?”

    汉子脸色冷了一下,不是针对方平,而是针对这群袭击的人。

    想了想,汉子轻叹道“瑞阳一中的一位尖子生被匕首捅了一刀,送去医院了。

    另外还有两位学生,也受了伤。

    还有一位家长受伤颇重,当时对方袭击他儿子,被这位家长挡住了……”

    虽然没出人命,可一中那位尖子生受伤很重,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命。

    汉子说着又道“这次这群疯子出动的都是普通教徒,瑞阳这几天严查,对方没有携带热武器……”

    “来了几个武者?”方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问了一句。

    “一个……就刚刚这个……”

    中年汉子几乎有问必答,只要不涉及机密,都通通告诉了方平。

    毕竟这次方平被人袭击,是受害者,而且还是一位正面和武者交手的准武者。

    方平嘴角抽搐,我去,就一个武者,被我遇到了!

    我这什么运气?

    方平在抱怨,汉子却是感慨道“幸好,对方选择袭击你……”

    方平脸色有些发黑,这话什么意思?

    合着袭击我就对了?

    可能是意识到这话不太好听,汉子又转移话题道“同学,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别留下隐患。

    至于这件事,现在已经平息,后续处理结束,我们会对外通报的。”

    方平此刻也站了起来,扫了一眼正被拖走的妇人,微微蹙眉道“就这么结束了?

    我没追究谁的意思,可好端端的,考个试,我就被人袭击了,还差点死了。

    这事,总要有些交代吧?”

    “同学……”中年汉子微微蹙眉,方平毕竟现在还不是武者,有些话说的太强势没好处。

    方平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们是侦缉局的人,权利大,实力强。

    可我马上就要进入武大,我还有个大哥是三品武者。

    这事,不至于一句疯子袭击就完了吧?

    我都看清楚了,这两个人分明就盯上了我,要是袭击,那随便找个人就行。

    结果偏偏就盯上了我,这不对劲吧?”

    换成平时,方平巴不得少一事。

    可他刚刚也想明白了,那个妇人不说,那个男的,肯定是一早就盯着他了。

    学生那么多,袭击谁不是袭击,干嘛要追自己?

    事情不弄明白了,方平怎么能安心。

    一听方平还有个三品武者境的大哥,汉子脸色顿时一变,微微犹疑道“你大哥……”

    “南江武大王金洋,不是亲的,认的。”

    方平再度拉出了虎皮,想必这家伙也不会去问老王,何况老王最近电话打不通。

    “王金洋……”

    汉子脸色再次变幻了一阵,想了想才道“这样吧,你跟我去一趟侦缉局,事情有了结果,我再和你详谈。”

    “好!”

    方平这时候也顾不上耽误不耽误时间了。

    好端端的被人追杀,还有武者参与在其中。

    要不是这个妇人是个半吊子,换成黄斌那种,他早就被打死了!

    方平别的不在乎,小命还是在乎的。

    最少也要弄明白,袭击自己的人是谁,干嘛要袭击自己,会不会有下一次……

    ……

    半小时后,瑞阳侦缉局。

    带他一起回来的汉子,说有事处理,刚刚离开了。

    而方平,则是被他留在了办公室。

    侦缉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刚刚那人,是瑞阳侦缉局的副局长,方平有些后知后觉的想着。

    对方要办事,方平也没拦着,自顾自地在办公室中检查伤势。

    妇人虽然是个半吊子,可上肢骨已经开始淬骨是真的。

    方平挨了不少拳,虽然他也完成了初步淬骨,骨头没断裂,可也受了不轻的伤。

    浑身上下,乌紫色的痕迹不少。

    尤其是双臂和右腿,整个手臂都成了乌紫色,右腿也是。

    气血在手臂处流动,稍微减轻了一些痛楚。

    每一会工夫,一个年轻女人端着茶敲门进入,见方平双臂乌紫,连忙道“先生,要去医院吗?”

    “不用了,对了……”

    他刚想问汉子什么时候回来,这才想起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顿了顿,方平这才道“你们副局长什么时候能来?”

    “张局长正在和局长汇报工作,您稍等一会……”

    方平点点头,又问道“人都抓到了吗?”

    “都抓捕归案了,学生们也都脱离了生命危险……”

    年轻女人有问必答,很是客气。

    能被局长带进办公室,肯定不是一般人,这是侦缉局,一般人可进不来。

    “他们是什么人?”方平见她好说话,再次询问起来。

    “好像是创世教的教徒……”

    “创世教?”

    “嗯,就是一个宣扬世界末日即将到来,需要真神重新创世的邪教。”

    “那他们为什么要袭击学生?”

    “这个……”

    女人有些犹豫,想了想才道“其实这个教派以往很少在南江活动,具体动机是什么我也不是太清楚。

    不过这些邪教徒,袭击武科考生不是第一次了。

    根据以往的情报,可能是认为武科考生是预备武者,社会特权阶层。

    袭击武科考生成功率也大一些,所以……”

    “靠!”

    方平骂了一声,这算什么?

    老子什么时候享受特权了?

    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好不好!

    有本事你去武大袭击那些武大学生啊,柿子挑软的捏是吧!

    ……

    方平在问话的时候。

    局长办公室。

    侦缉局局长头疼不已,挂断了电话,看向张永道“学生们要安抚,媒体这边,按照以往惯例,让宣传那边的人出动。

    事情一定要压下来!

    还好,这次没出人命,还现场击毙了几位创世邪教徒。

    几位受伤的学生,一定要安抚到位。

    尤其是瑞阳一中那位学生,还好没出大事,对方的父亲也在政府任职,出了人命,我们难逃其责。

    接下来,加大巡查力度,审讯剩下的邪教徒,看看能不能挖出一些消息。

    下面各区县,接下来也都加大巡查力度,等张总督回来了,事情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张永连忙点头,想了想又有些尴尬道“局长,其他人还好说。

    可这次……

    这次被袭击的学生,有位阳城一中的学生。”

    “嗯?”

    “对方被那位‘传教’袭击了,他气血很高,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被击毙的‘传教’淬骨程度不高,我去的时候,两人还在纠缠中。

    后来我击毙了‘传教’,原本想着安抚一下,事情也就结束了。

    可是……”

    张永将方平的事简单说了一下,最后补充道“对方说他有个大哥,是南江武大武道社副社长王金洋。

    我问了阳城的谭振平,谭振平也说,方平的确和王金洋关系匪浅。

    现在方平受到了武者袭击,而且还受了伤,这事恐怕不太好交代……”

    有些秃顶的局长,忍不住摸了摸脑袋,苦恼道“怎么又和王金洋扯上关系了!”

    张永干巴巴道“不止是王金洋的问题,方平还没成武者,就可以和武者纠缠良久。

    我要是没看错,他已经完成了初步淬骨。

    很快,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武者,他被袭击,不给一个交代,这事不太好办。”

    “完成淬骨了?”

    局长眉头再次皱起,这说明方平气血已经突破极限,达到了150卡。

    武者近在咫尺!

    这样的人被袭击了,事情可不小。

    对方还是今年的应届武科考生,进两大几乎没难度。

    一个两大的学生,一个在南江武大担任武道社副社长的大哥……

    局长也想骂娘!

    深吸一口气,局长想了想道“你去交涉,这次的确我们出了岔子,在考场门口被人袭击,事情可大可小。

    安抚住了,那还好。

    一旦闹大了,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省里面最近正要杀鸡儆猴,金克明之前差点就被撸了,咱们这次出的麻烦更大,这要是一闹……

    哎,头疼!”

    张永连忙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去吧,希望能顺利一点。”

    局长不再多言,只希望事情大事化小,尽快平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