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活系男神 > 第635章 为爱琉璃三万顷,迩来有梦必思君
    林薇薇和傅雨诗她们笑得直打滚,婊婊特别鄙视的斜睨着汪言:“就这两下子啊?”

    这能忍?

    能!

    狗哥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把刘璃放到了自个儿大腿上。

    战术挡枪。

    面对着她们的起哄,狗哥只是懵懂的咔吧眼睛。

    啊?!

    你们在嗦什么?

    我听不懂啊……

    可惜,装傻对付别人好使,娜吾却不吃那套。

    一屁股坐到汪言面前的茶几上,双手叉腰,得意洋洋,追问个不停。

    “怎么样?怎么样?我厉不厉害?汪汪,你刚才是不是……嘻嘻嘻!”

    狗哥差点没崩溃。

    你到底是在得意什么啊?!

    把一个男人撩拨得欲火焚身会显得你特别能,是不是?!

    “你又不是别人!”

    娜吾振振有词的一句反驳,把汪言彻底整哑火了。

    确实啊,汪言并不是别的什么人,或者是一个随便哪里冒出来的男人。

    尽管他的官方身份仍然是刘璃的男朋友,可是相识至今,大家的关系早已不能如此简单的定义清楚了。

    姐夫、朋友、老板、贵人、偶像……

    可能就连汪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如今的他有多重要。

    而这种重要,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有多大的势力,用财势来总结他们之间的感情实在过于苍白肤浅。

    更多的,是因为汪言的真诚。

    优秀的人有很多,财势惊人的大佬更是不少,但是,从来没有哪个会与她们平等相交。

    从郭子豪到黄旭再到吕亦晨,她们小圈子里来来去去的富二代那么多,哪个不是居高临下满肚子优越感的?

    别说帮什么大忙了,就算是送一瓶1500块钱的香水,都特么在盘算着可以捞到什么回报。

    理智上可以理解,感情上难以接受。

    目的性太强,那就不是交朋友。

    惟有汪言,踏踏实实、真心不求回报的与她们交往,一步一步的成为大家的主心骨,在不知不觉中将感情交付。

    碍着刘璃,没人和他搞什么暧昧,但是那种亲近感,再没有第二个男人可以相比。

    老韩和她们都差着一层。

    尽管老韩性格温和宽厚,人品比汪言更靠谱,但就是不像汪言那样令人依赖,没辙。

    所以今天的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好像猫咪冲着铲屎官露出肚皮。

    高冷是展现给外人的,玩笑和撩拨都留给你。

    ……

    意识到她们只是在用一种另类的方式表达亲近,汪言愈发没辙了。

    “厉害厉害,我服了,行吗?缴枪还杀啊?!”

    狗哥举手投降,表情那叫一个无奈。

    这舞我是真的看不起了。

    医生说过,大脑长时间缺血容易导致晕厥,而头部长时间过量充血又会导致局部坏死……

    看,人体就是这么精密……

    “喝喝酒,唱唱歌,咱们玩得安静点好不好?你们一群小仙女,别跟着娜吾发疯。”

    “嘻嘻!”

    娜吾嘿嘿傻乐,压根没当回事,看来依然沉浸在成就感中。

    婊婊则疯狂婊演,叫嚣道:“他软了他软了!姐妹们,继续搞他!”

    狗哥就很慌。

    幸好,关键时刻,林薇薇还是护着他的。

    “行啦,闹个差不多就得了,璃姐不吭声你们就往死里作啊?心里的小本本都给你们记着呢!”

    刘璃瞥了林薇薇一眼,笑眯眯点头。

    “对喽!姐悄悄给你们记小账呢,早晚跟你们清算!”

    卢媛媛照着刘璃的胸口,上去就掏了一把:“小样的,就你?!”

    “璃姐飘了~~~”

    “收拾她!”

    大家嘻嘻哈哈闹了一阵,傅雨诗主动拿起麦克风要唱歌,汪言终于解脱了。

    照这么看,场面始终在三巨头的掌控中。

    刘璃、傅雨诗、林薇薇,长期培养的默契不容小觑。

    其实娜吾和她们的感情也很深,但她是个憨憨。

    王雪也很有威信,但她懒得掺和,心思都放在和韩陆洲腻歪上了。

    卢媛媛……不添乱就是胜利。

    所以她们这个圈子的核心就是刘璃、傅雨诗和林薇薇,其余人等,皆是附骥。

    狗哥悄咪咪的搞定了三巨头,其实可以再豪横一点的……

    算了,身体承受不住。

    还是消停的眯着吧……

    接下来,聚会稍微的恢复了正常——意思是,她们仍然没事儿就撩拨汪言一下,拿他当玩具似的,但是再没像娜吾那样一言不合就开大。

    正常玩,谁怕谁啊?

    被狗哥一个接一个的撂倒,罚得满脑门是包。

    大家一直玩到12点多,可以作为黑历史的小视频拍了一大堆,汪言也成功的在王雪的怒骂声中把老韩放倒了,整体而言,愉快至极。

    结账之后,大家一起回了香记。

    房间有的是,轻松安置得下十几个人,汪言自然要拉着小琉璃回总统套房过二人世界。

    才关上房门,两人就搂在一起对啃了至少10分钟。

    狗哥压了一晚上,终于压不住了。

    正要先开狂暴再来一套野蛮冲锋英勇打击能量喷泉,小琉璃突然一把推开他,红着脸嘀咕:

    “等会儿,我去换套衣服……”

    “啊?!”

    狗哥一懵,起初感觉十分不对劲,继而狂喜。

    “哪种衣服?是不是……嗯哼?以前让你穿那种衣服你可从来都没同意过,今天终于想开了?”

    “呸!嗯哼你妹啊?”

    刘璃红着脸拍了狗子一巴掌,没好气道:“是生日礼物啦!”

    没给汪言再哔哔什么的机会,她急匆匆的拖着小号行李箱去了衣帽间。

    生日礼物?

    狗哥摩挲着下巴,心里大致浮起一些猜测。

    刘璃的生日礼物基本不可能是外售商品,但凡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她一定不会拿来当礼物。

    汪言太有钱了,不管送什么显示不出心意。

    而她又不擅长手工,并且也没有时间准备手工制品。

    所以,大概率是一支特殊的舞?

    汪言只能这么猜,因为这就是她的专业,是她最骄傲的东西。

    过去很长时间,当刘璃终于换好衣服出来时,狗哥马上意识到,自己猜对了。

    此刻的刘璃,十分惊艳。

    她不止是换了一套衣服,还化了妆,古妆。

    头上戴着金钗,眉间点了一朵花,身上披着一件大红色的轻纱,像是简化版的汉服,能露的都露在了外面。

    轻纱下应该没有内衣,小荷尖尖顶在胸口,走动间玉腿若隐若现,那衣服的开衩高到腿根,简直是在耍流氓。

    但是,尽管穿得如此性感,刘璃给汪言带来的感觉,却与情欲无关。

    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风情。

    因为她的姿态实在太优雅、太轻盈、太有仙气了。

    脚尖轻轻点地,整个人好像一颗在荷叶上滚动着的露珠,轻飘飘的来去,如水一般柔软流畅。

    当她扭动着腰肢时,她的整个肩膀、双臂、肘关节、小臂,一直到手指尖,上半身的每一块骨骼和肌肉都在舞动。

    不,是绽放。

    她好像一朵突然钻出水面的花,毫无征兆的盛开,令人猝不及防目不暇接。

    汪言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幕。

    太震撼了。

    他第一次知道,一个顶级的古典舞者,居然可以同时控制如此之多的肌肉,让身体的不同部位协调而又流畅的反向运动。

    硬要描述的话,汪言根本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动的。

    只感觉,有个小仙女突然就飘到了面前,然后突然绽放开,再之后一个两周半的旋转,拧着腰在他面前定格。

    直到此刻,她用手机播放的音乐才正式响起。

    刘璃保持着定格的动作,轻轻拉起袖口的薄沙,慢慢的遮住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目光是如此的深情,眼波流转中又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羞涩,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顾盼。

    看一眼,收回,闪躲,悄悄再看一眼,移开,再躲……

    看看躲躲,心向往之而难掩羞涩,期待回应又畏惧回应,此即为顾盼。

    女儿家最是动人的神态,便在此时。

    红纱即将遮住眼帘的时候,刘璃轻声开口:“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一曲思君,请夫君品鉴。”

    字正腔圆的念白,带着极其婉转的尾音,拉开了这一舞的序幕。

    汪言认不出这是什么舞。

    汉舞?唐舞?

    都有可能,但又都不像。

    刘璃的耸肩摆臂既有汉时宫廷舞的古朴雅致,转身甩袖时又有唐代宫廷舞的大气热烈。

    她的动作时而柔媚,时而激烈,但是不管动作如何,她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睛从未离开汪言脸上片刻。

    思君,我想你。

    恋君,我爱你。

    汪言不太能看懂舞姿的意象,但是看得懂她的眼神。

    那是小琉璃含蓄而又热烈的爱。

    大师们经常说,艺术是有生命力的。

    普通人对这类说法常有质疑,但是很显然,这是真的。

    小琉璃的舞,充斥着蓬勃而又纯粹的艺术张力,汪言虽然只是一个外行,却也毫无障碍的感受到了那种美。

    美在热烈,美在纯粹,美在坚定,美在决绝。

    为爱琉璃三万顷,迩来有梦必思君。

    刘璃一言不发,只是倾情的舞动着,却叫汪言看清了她的心,并且温柔的在上面烙下吻痕。

    当她用一个乳燕投林的动作结束整只舞,飞扑向汪言怀中时,汪言紧紧的搂住她,把她揉进了怀里。

    接下来,他们两个合力把沙发掀翻了。

    激情、狂野、凶悍、爆炸……

    不如此,便不足以释放他们心中的火焰。

    直到刘璃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时,脑子重新上线,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哎呀!我衣服!你个王八蛋!”

    “嘿嘿嘿嘿……”

    狗哥嘎嘎怪笑,得意洋洋的蹭着她撩拨她欺负她。

    “这是战袍,碎掉脏掉就是它的历史使命……怎么样,老公没有辜负你的精心准备吧?”

    “啐!”

    刘璃耳根子都羞红了,就好像刚才尽情发出战吼的根本不是她一样。

    “臭流氓,快爬开!”

    “好。”

    狗子应了一声,翻身而起,抱着她走向浴室。

    不大一会儿,浴室里传出了刘璃惊恐的叫声。

    “滚啊!离我远点!”

    “你是牲口吗?!”

    “再碰我哭给你看啊……”

    “别别别,哥,我错了!”

    “老公?爸爸?”

    “呜呜呜……我恨你,汪八蛋!”

    夜渐渐深了,有的人正在死去。

    中秋快乐!!!